2016/07/04 第628期

Zenefits CEO 发给公司员工的说明裁员106人的邮件

又到了“CEO 范文时间”:)作为CEO,你要在邮件里向公司员工传达裁员106人、欢迎大家主动离职的信息,同时邮件里仍然要表现出公司欣欣向荣的景象,前景一片大好。这封邮件该怎么写?

这就是 「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里说的 wartime CEO,选困难的游戏模式;与之对应的是坐享其成、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 peacetime CEO,相当于玩游戏选最容易的模式的。

管理 Technical Debt

非常全面地介绍 technical debt 的文章,并非所有的 technical debt 都是不好的,有类似现实生活中借贷的地方,如贷款买房很正常;软件工程也是充满了时间金钱人力资源计算性能等的 trade-off。程序员,产品经理,以及公司管理者们都应该好好读一下本文。

现实中,创造 technical debt 的人与最终清理 technical debt 的人往往不是同一批人。公司会投入一流的工程师开发新项目,这帮人为了赶进度,偷懒,埋下不少定时炸弹;项目完成后,一流的工程师们又去做其他新项目了,然后二流的工程师们就要做维护工作,擦别人的屁股。

本文作者是 Eric Allman,一人一首成名曲:他的代表作是 sendmail 与 syslog,也是当年 BSD Unix 代码贡献者。他的丈夫 Marshall Kirk McKusick 与他相识于伯克利研究生院,也是当年 BSD Unix 的主力开发者;Marshall 的 Fast File System 的论文是很多系统领域的 PhD qual exam 要求必读的论文。二位堪称系统领域的神雕侠侣。

Crafting the first mile of product

这里 first mile 指的是一个新用户刚接触到你网站或app的前10几秒的体验,比如宣传页面,注册账号的流程,教程等。大家都精心打造产品的核心功能,唯一的问题是,世界上大部分的人还没接触到你的产品的核心功能就已经放弃了,用户是很懒的。

AWS 是怎么来的

Amazon内部的产品团队们曾经各自花大量时间做一些功能重叠的infrastructure的东西。到了2000年左右,内部infra的service们开放api,减少了重造轮子的情况。2003年他们意识到Amazon除了擅长卖东西外还擅长管理大规模的infra,或许是个商业机会。于是2006年推出了AWS。

若干年后,后知后觉的其他大公司们也在cloud上奋起直追。很多东西回头看都是显而易见的,但当是时,没多少人能看清;到了其他凡人都看清了,就太晚了。

指尖上的手机

对人们使用手机的情况进行了研究:正常人每天平均使用手机76次,47%的使用是在locked screen,比如看推送的消息,跳到下首歌等;大部分情况下只用少数几个app;触碰手机屏幕2617次,包括点击滑动等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