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7 第44期

Yammer清理前端代码的经验

Yammer的infrastructure做得不错。 以前面试过一个Yammer来的工程师,2009年本科毕业,能力非常强。后来他拒了我们去了google,因为google给他的title是senior staff engineer(可以问问google的朋友这个title有多高)。再重复一遍,这是一个2009年本科毕业的。

现在是科技泡沫的3个理由;现在不是科技泡沫的3个理由

这个链接在国内可能被墙了。我放了个pdf版在这里:https://nfil.es/w/7WqDzm/ 这篇文章是对前几天Bill Gurley接受华尔街日报访谈的一个回应。 3个理由我们身处科技泡沫中:
  • 热门公司想拉多少钱,就能拉多少钱。
  • 刚成立不久的公司拉钱之快之多,不同寻常。
  • 码农又开始变成跟摇滚巨星一样炙手可热了 -- 正常的工程师在linkedin上每天都能收到好些recruiter的骚扰,大公司小公司,听过名字的没听过名字的。几年前在学校如果收到google recruiter的骚扰,可能虚荣心还能有点小小的满足;现在已经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
3个理由我们不在科技泡沫中:
  • 流向互联网公司的钱远没有1999年多。
  • IPO没有1999年那么疯狂 -- 1999年那时候,IPO是一种marketing的行为,而不是为了筹钱。
  • 美国湾区以外,似乎没有泡沫的迹象。

如何命名服务器

"There are only two hard things in Computer Science: cache invalidation and naming things. -- Phil Karlton." 计算机科学中,你要给一堆的东西命名:网站(域名),变量,函数,服务器(hostname),文件,等等。经典教材《Principles of Computer System Design》里大篇幅地讲Naming的重要性以及实例分析。 在云计算的今天,命名服务器是很重要的。服务器的名字既要方便人类理解,又要方便机器理解(方便编写各种运维的脚本)。早些年一个公司有几台SUN的服务器就很给力了,所以每台服务器都有非常个性化的名字(有段时间大家都喜欢用希腊语给机器命名 -- 我至今记得当时读书的时候,我办公室里用的机器叫feta)。 现在一个中等规模的网站都要好些台机器:一堆web frontend,一堆memcached,几台database,一大堆离线处理task的机器,一些api server(给app用),一些photo server(图片处理调大小之类的),可能有一些发邮件的服务器,有zookeeper,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做operation用的机器(比如puppet等)。再加上production跟staging各要来这么一套,机器数量就立刻翻倍。这么多的机器如何命名?这篇文章就总结得不错(应该很多朋友已经读过了吧),跟我们公司现在命名机器的方式差不多。

创业中如何避免合伙人闹翻

创业过程中,合伙人闹翻是很常见的: Facebook, Twitter, 以及最近的Snapchat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1. Create a culture around a set of shared values and live by them. 可以把公司的core value总结成几句话放大弄在墙上,大家签名 -- 看过一些公司这么做了。
  2. Define roles and responsibilities clearly so things don’t fall between the cracks. 可能是在小米的《参与感:小米口碑营销内部手册》书里看过,小米的几个创始人职责分明,互相不干预。
  3. Make each other accountable for your individual parts. 公司里各个组早上都有standup,站着开会,5到10分钟内,每个人说一下昨天看啥了,今天要干啥。这样组内互相知道各自在做什么。
  4. Communicate often, even if at times it can be difficult to do so. 很多矛盾都是因为误解产生的。
  5. Have a plan should things fail between founders. 有点像婚前财产协议一样,开始合作前先说清楚如果闹翻了该怎么收场。
  6. If things do go sour, take action swiftly. 快刀斩乱麻,早死早超生。

三六九等的Apple Watch

“What’s great about this country is that America started the tradition where the richest consumers buy essentially the same things as the poorest. You can be watching TV and see Coca-Cola, and you know that the President drinks Coke, Liz Taylor drinks Coke, and just think, you can drink Coke, too. A Coke is a Coke and no amount of money can get you a better Coke than the one the bum on the corner is drinking. All the Cokes are the same and all the Cokes are good. Liz Taylor knows it, the President knows it, the bum knows it, and you know it.” —Andy Warhol 美国讲人人平等,有钱人和总统喝的可乐跟穷人喝的可乐都是一样的。现在iPhone也是,大明星用的iPhone跟屌丝用的iPhone是一样的。 但文中猜测Apple Watch的不同型号会有截然不同的价位:
  • Apple Watch Sport (aluminum/glass): $349 (not a guess),针对带着iPod跑步的人群,以及原本从不戴表的人群。
  • Apple Watch (stainless steel/sapphire): $999 (猜测的价格)
  • Apple Watch Edition (18-karat gold/sapphire): $4999(猜测的价格),18K纯金,针对高大上的人群。不考虑功能,光18K纯金这一点看,其他品牌的表可能也得卖这个价。
如此一来,不同阶层戴的Apple Watch也不一样了 -- 卖肾也不管用了。。不过手表原来的作用也是如此,普通人的手表就真的只是手表,有身份的人的手表就是珠宝首饰一般的物品。 文中还指出了Apple Watch跟Android Wear的本质不同:Apple Watch是一台功能齐全的电脑,而Android Wear只是Android手机的附庸品(超过了蓝牙的有效范围,就没什么用了)。几个月前同事从google I/O带回来几个Android Wear,我们把玩了一下,纷纷表示兴趣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