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9 第352期

Why I Fucking Hate Unicorns and the Culture They Breed

只有原标题才能表达出那种感情色彩:)独角兽文化是这个浮躁的、急功近利的社会的缩影,投资人、创业者都想走捷径,轻视脚踏实地,吹捧“一夜成功”。

文章大篇幅引用的那篇在Medium上很火爆的“如何减肥”的文章,很贴切地给浮躁的创业圈上了一课:)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你要脚踏实地,你要有耐心。

"You realize that it’s not about hitting a goal weight, or lifting a weight. It’s about being able to wait. Waiting, being patient, and trusting that life will slowly inch along and things will eventually get better. After all, change takes time."

“史上最糟糕的游戏”的真实故事

指的是Atari的ET外星人游戏。上世纪70年代Atari开创了家庭电玩产业与个人电脑产业。青年乔布斯曾是Atari的员工;青年比尔盖茨的微软也为Atari主机写Basic编译器。

1982年斯皮尔伯格的ET外星人电影叫好又叫座;Atari希望能在当年圣诞节前做出ET外星人的游戏。时间紧、任务急,从开始想idea到游戏投入生产只有5周时间。在Atari已经单枪匹马、以一己之力做出2款百万销量游戏的程序员Howard Scott Warshaw再次担起重担,一个人,5星期,交货。但是,由于实在太仓促,这款游戏没有预期的好。数百万套卡带滞销,只能运往新墨西哥垃圾掩埋场处理掉。Atari走向灭亡(不是单单这款ET外星人游戏,还有其他原因)。

ET外星人游戏惨败后,Howard Scott Warshaw黯然离开 Atari,转行不做程序员了。换了许多工作后,他现在愉快地从事着(专门针对硅谷从业人员的)心理质询师的工作。

2014年,Atari的ET外星人游戏的卡带、以及其他Atari的滞销游戏卡带在新墨西哥垃圾掩埋场出土,极有历史意义。

Atari的历史地位一直被低估。硅谷今天的工程师文化、工程师在公司里地位高、科技公司轻松的工作氛围、科技公司里休闲的着装,都是源自Atari。

其实,我是看了纪录片 Atari: Game Over 后,才找出这个文章的:)值得一看,Netflix 上有。

The iPhones 6S

最近几年的规律:偶数年份,Apple推出以纯数字命名的版本,展示自己牛逼的设计;奇数年份,推出S版,展示自己工程上的卓越。每年都有新型号,但每两年的型号长得(几乎)一样。

在两年时间内推出两款长得一样的手机,有足够长的时间加深市场对这种标志性机型的印象,强化辨识度。

今年 iPhone 6s 的广告语是:“The Only Thing That’s Changed Is Everything”。3D touch 看上去真不错,各种很 fancy 的应用。

GoPro成功的原因

在手机能做(几乎)任何事情的时代,只做单一功能的硬件产品,是有很大风险的。GoPro卖的不是相机,它卖的是使用相机的体验:滑雪、跳伞、冲浪的美好回忆。

品牌营销,讲故事的能力。就像 The Fortune Cookie Principle 这本书里说的,Steve Jobs卖给我们的不是多少MB的MP3播放器,而是把1000首歌放入口袋的故事;他并不是卖给我们视频通讯的软件,而是卖给我们能跟家里的老人面对面对话的故事。

因为没有做A/B testing,少赚几百万刀

2014年,37signals把公司名改成Basecamp,全力专注于Basecamp这款产品。因为太忙了,变更网站首页时没有A/B测试,直接把用户注册表单拿掉,直到几个月后才发现用户转化率大大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