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0 第634期

Whatsapp 被 Facebook 以 $190 亿收购时的技术

这是2014年2月份写的,现在Whatsapp的技术可能已经很不一样了。文章前半部分从一个工程师的角度分析到底Whatsapp值不值$190亿;后半部分讲技术,讲用各种工具科学地性能调优的那部分尤其精彩。

Whatsapp 卖给Facebook 时,一个用户值 $40;Instagram 被收购时,一个用户值 $30;Twitter 刚上市那一刹那,一个用户值 $110。

技术人员普遍都有很强的 ego,一方面眼红别人的成功,另一方面又蔑视别人没技术含量 - 在 "某某公司以某某天价被收购" 的新闻出来后,经常能听到类似 "这东西我用 PHP 一个晚上就能做出来" 之类的语言。这些成功案例里,技术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非技术的部分,尤其是"有很多人用"的部分是很难做到的。

本文的很多信息是来自 Whatsapp 的工程师 Rick Reed 给的这个 talk

使用 Amazon ECS 的恶梦

ECS 是 Amazon 的 docker service。本文描述了使用 ECS 的各种坑,运维自动化方面自己多做很多额外的工作,跑在 EC2 instance 上的 ECS agent 不稳定等问题。

基本与我使用 ECS 的经历类似。他们最终改用 Kubernetes 了。

Metrics vs Experience

现在都讲究 data-driven 的产品开发,都说要定义关键指标,要让团队上下一心以提升某个关键的 metric 为目标。问题是,好看的数据能否保证好的用户体验?比如:用户使用你产品的时间变长了,说明你产品更好用了还是更难用了?

亿万富豪的夏令营

每年在 Sun Valley 举行的 Allen & Co. 会议应该是除了各国首脑聚会外逼格最高的会议了。最有钱的那些人,政客,职业运动队教练们带着家人齐聚一堂,有讲座,有论坛,或野营,或划船,在轻松欢乐氛围里谈成生意。

极其神秘,安保工作做得很好,媒体们通常只能在与会者进出 Sun Valley 时拍到照片,如看到两家公司的头头在一起散步,或许能推测可能的合作或并购意向。巴菲特是该会议的常客(详见巴菲特传记),这几年冒出的科技新贵们也开始被邀请出席了。

听一个参加过这个会议的人说,与会者的小孩身上都得戴个跟踪器,防止跑丢了,这些小孩都很值钱:)

优秀的工程师的特质

好的工程师因为对问题理解透彻,能写出简洁易懂很好维护的代码,实际代码行数一般不多;差的工程师看起来很忙,似懂非懂,刚开始看起来运指如飞写了很多又臭又长的代码,为以后维护这些代码的人埋下各种地雷。

写精简代码往往比写冗长代码要花更多时间;写冗长代码往往是懒惰的表现,懒于思考。类似写作,马克吐温说:"I didn't have time to write a short letter, so I wrote a long one inst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