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4 第832期

What should you think about when using Facebook

作者站在 data scientist 的角度分析、猜想、逆向工程了一下使用 Facebook 过程中,Facebook 会收集哪些个人隐私数据、作何用途、该如何避免被搜集过多隐私数据。

什么?你想删除自己在社交网络里留下的隐私数据?很难,几乎不可能。即使你自己在网上、app 里“删了”所有数据,对方公司的数据库里依然有你的数据;所谓删除,只是数据库某些行的 is_removed 列标为 true,并非真删,他们说这是最佳实践:)

采访 Bill Simmons:The Ringer 的第一年

Bill Simmons 以前是 ESPN 专栏写手,在美国喜欢体育的人都认识他。他现在自带粉丝创办专注于体育与流行文化的线上媒体 The Ringer,运营一年,65个全职员工,已盈利。

当时他们估计了一下自己做网站的成本,既花钱又花时间,不划算;索性用了 Medium,而且还是免费的(估计是 Medium 自己倒贴、掏钱请他们来的)。他们自己拉广告业务,在 Medium 文章里内嵌广告、在 Podcast 里读广告。Medium 的 top stories 里经常能看到 The Ringer 的文章。他们的域名  theringer.com 是花 $5000 买的,不贵。

Best Practices for API Error Handling

写给服务器端的 REST API 开发人员看的:客户端调了你的 API 出错了,就像青春期谈恋爱分手后都想弄明白,到底是你的错还是我的错:)要用对 status code(4xx 与 5xx)、写好出错信息。

Web 前端开发里所说的 Polyfill 是什么

HTML5 标准里的 native api 理论上该由浏览器来实现、然后 web 开发者直接调用;但现实是很多 api 浏览器还不支持,web 开发者们就得自己来填坑、自己用 js 实现、然后假装是在调用 native api。

这种用 js 实现的 “native api” 就是 polyfill。本文作者就是最早用 polyfill 这个词来指代这类 “用 js 实现 native api” 的人,他一提到 polyfill 就想到 Polyfilla;啥是 Polyfilla?自己 Google 一下 Polyfilla 的图片,你就恍然大悟了,很形象。

Snapchat 的第一个投资人

Jeremy Liew 在Snapchat累计下载量不到10万时投资了$48.5万。当年他通过whois找到Snapchat域名的注册公司、各种人肉搜索、终于通过Facebook斯坦福校友网络联系上Evan Spiegel。

当时还差三门课就能本科毕业(但选择退学)的 Evan Spiegel 跟他说了 Snapchat 的愿景:Facebook 上人们只分享自己喜悦、自豪的时刻,太肤浅,太假了;人们需要一个私密的、安全的地方可以分享自己沮丧、悲伤的时刻。“true friendships are formed when people share both positive and negative experiences”

人们都在找寻下一个 Steve Jobs。其实,下一个乔布斯既不在硅谷,也不在中国宁波;下一个乔布斯其实在南加州的硅沙滩、把一个 “小小的” 阅后即焚的 app 带到上市、还顺便做了个带摄像头的眼镜:)

这个投资人 Jeremy Liew 在高中时代与陶哲轩(Terry Tao)一起代表澳大利亚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