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3 第608期

Unix 的奇怪的起源与长久发展

肯定很多人跟我一样自以为对 Unix 的种种历史很了解,但本文还是能补充不少以前不知道的知识:)1969年夏天,Ken Thompson 的老婆带娃回娘家,所以他有一个月很闲的时间为废弃的 PDP-7 写操作系统,也就是后来的Unix。第一版的Unix有4200行代码,其中的34个系统调用,大多数沿用至今。

Unix当时算是他们在AT&T内部的 skunkworks project;他们很鸡贼地把这种上司不重视的 project 融合在"正经"的工作里:他们写 proposal 忽悠管理层,说要做文本处理工具,于是除了得到新机器 PDP-11 外,还为开发 Unix 找到借口 - 做文本处理工具,需要一个操作系统。

从 side project 到开始盈利的公司

3个联合创始人都是工程师,与大部分工程师一样,都有"只要我写完程序,自然就有用户掏钱"的幻想,对销售一无所知,甚至对销售有点轻视。直到通过自己的摸索与实践后,才对销售这份工作产生尊敬。互联网上的生意,技术的部分真的是最容易,很多工程师一直没意识到这点;只有吃过亏以后才能意识到。

SaaS公司里的销售人员与工程师的比例

研究了36家上市了的SaaS公司的数据。创业初一般是两个创始人,一个是工程师一个是各种打杂(包括销售),所以比例是1比1;随着公司的壮大,最后销售与工程师的比例稳定在2比1。

在Peter Thiel家吃晚餐

针对Peter Thiel对Gawker的报复而写的。回忆自己参加的一次Peter Thiel家举办的晚宴;作者特意空腹而去,本想好好吃一顿;不料,有严格饮食计划的Thiel并未提供正餐。作者大失所望,解读为"Thiel以为别人跟他一样的,都想少吃",进而引申为这些改变世界的硅谷精英都喜欢把个人意识强加在别人身上。

"Like most people in Silicon Valley, Thiel dislikes the way the system works. That’s fine, but trying to change it through the path that he has chosen illustrates that, like hosting a dinner party where there is no dinner, he may not be all that concerned with the comforts of those around him. "

Diary studies:理解用户的长期使用习惯

这是研究用户行为的一种方法,让用户像写日记一样,在每次使用你的产品的时候记录下一些信息:何时使用,为啥有动机使用,在什么设备使用,如何用等。

这些信息很有用,尤其在你还没有很多用户的时候,没法收集大量数据,只能靠这种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