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4 第880期

Uber 如何鸡贼地让司机不断加班

司机不是Uber的员工,Uber不能命令他们加班;怎么才能让司机们心甘情愿地加班加点呢?在司机用的 app 里使用各种鸡贼的 growth hacking 暗黑模式,诱使司机们不间断地工作。

大家系好安全带了:1,司机不想接客了,按下退出按钮,弹出确认信息:你今天还差$10就赚到$300了,不再努力一把吗?2,视频网站一个视频看完了后会自动跳到下一个视频,Uber司机在放下当前乘客前又立刻有了新一单的生意;3,发给司机的信息以女性名称署名,互动性比较强。

Growth hacking 的鸡贼暗黑模式哪家强?几年前看 LinkedIn,现如今看 Uber:)

Every attempt to manage academia makes it worse

学术圈用发论文数量作为评估“学术成果”的重要手段,影响博士毕业、评终身教职、申研究经费;于是大家追求数量,发那种“最小可发布成果”的论文。

如果有一个可以量化的指标,这个指标直接影响由人做出的决策(评奖、晋升、加薪等),那必定会有很多人投机取巧走捷径去最大化这个指标,渐渐地,这个指标就变得没用了。学术圈如此,工业界也是,人类社会就是这样。

在过去一年,聊天机器人的发展令人失望

感觉从去年 Facebook 的 F8 开发者会议后,聊天机器人着实火了起来;但老百姓期望的是真的能聊天的那种bot,而开发者们给出的要嘛是婴幼儿般智商的bot,要嘛是选择题式的菜单界面。

在聊天界面里放选择题,我还不如打电话呢:中文请按1,英文请按2,人工服务请挂机:)

Ping 的故事

Ping 程序的作者 Mike Muuss 撰文回顾这个“装机必备”的网络工具的起源(好吧,任何桌面操作系统都有)。作者于2000年底因车祸去世了,从饭店回家路上遇连环车祸。RIP…

一人一首成名曲,Ping 是写进他的讣告里的:Mr. Muuss is most widely known in computing circles for being the author of a software program called "Ping." 每个人一辈子都要有个代表作。

Scaling your API with rate limiters

提供 REST api 给开发者们用是很麻烦的一件事,为了避免某些害群之马DDoS你的api,你得有一套限速的机制,而且能在关键时刻掐掉某些不重要的api的访问。Stripe的这篇博文总结得不错。

文章末尾提供了代码范例。要求不高的话,其实有个快糙猛的方案:用 nginx 的 ngx_http_limit_req_module 模块,几行配置就能简单保护你的线上服务、限制单个IP单位时间内对某路径的请求数;这用来对付小毛贼问题不大,但要真碰上江洋大盗,只能恭喜你中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