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2 第1105期

Uber 前 CEO 的倒台过程比你想象的还要奇怪与黑暗

按时间顺序帮我们回忆了一下2017年 Uber 的各种丑闻。即使后来Travis不做CEO了,他仍深度插手Uber的日常运营;他下令让安全团队挖掘某员工的邮件,看该员工是否泄密给媒体。作为该公司的员工,什么感受?

文章配图的来源:在看了他与Uber司机争吵的视频后,he literally got down on his hands and knees and began squirming on the floor. “This is bad,” he muttered. “I’m terrible.”

Canaries in Practice

部署代码时候的 canary test:先把新版本代码部署到几台机器,将一小部分的访问量引导新代码,监控各种数据一切正常后,继续部署到更多机器、逐渐增加到新代码的访问量。

为啥叫“canary”(金丝雀)?矿井中的工人带金丝雀下矿井,金丝雀对危险气体敏感,如果有毒气泄漏,金丝雀比人先死,矿工一见金丝雀死了,就知道该撤出矿井了。

体验 Amazon Go:实体店的未来

这是给明天 Amazon Go 向公众开放而造势的文章。Amazon 的实体店,没有收银员;用他们的 app 扫码进店,直接拿商品,摄像头图像识别、自动加入你Amazon账号的购物车,直接出门,线上结账。

所以人类收银员失业了?人类可以去做其他工作的。比如 Amazon Go 里卖酒的地方有人类检查消费者的身份证看是否满21岁;准备熟食的地方还是得有人类干活的;人类员工在店里盯着,以防有技术故障。

Amazon 自己的网站需要用服务器,其他公司的网站也要用服务器,所以 Amazon 做了 AWS,把服务器租给其他公司;Amazon 自家有仓库、物流系统,其他商家也需要,所以 Amazon 把这些基础设施也租出去;Amazon 实体店不用收银员,其他实体店也不想用收银员了,所以 Amazon 未来也会把这套系统租出去?

为什么文案的编写对于产品设计是如此地重要

文案也是UX设计的重要部分;视觉设计师推敲色彩、字体、图标等元素,而写文案的则推敲用词、措辞、语气。同一个产品的语言风格要统一。

工程师们,你的工资从何而来

在公司里上班,工程师写代码、做产品,用户付钱给公司,公司付工资给工程师,多你一个少你一个工程师差别大吗?在杂货店里上班,收银员收钱,顾客付钱,杂货店老板付固定工资给收银员。

有的工程师对公司的贡献大,有的贡献小;贡献大的工资高,功效小的工资低。但是,怎么科学地衡量贡献大小?某个工程师改了一部分代码、间接帮公司多赚了几百万,这个人能从这几百万里分到奖金吗?某个工程师混日子,生产力低下,这个人的工资会比别人少好几倍吗?

所以,公司是一个中介,是客户与工程师(或其他类别的员工)之间的中间人。作为工程师,如果你真认为自己很厉害,真的觉得自己比公司里很多人厉害N倍、但很委屈地拿着差不多的工资,那你最好自己出来做,不管是接私活(与客户直接接触、直接收钱)还是自己创业做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