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1 第385期

Twitter如何测试产品的改动

本文可以当作通俗的、广大互联网公司都在用的、大同小异的做实验的方法论来读。twitter的用户群太杂(多种族多语言多文化),每个产品的小改动都必然有人拍手叫好、也必然有很多人强烈不爽吐槽甚至弃用。

文中也承认他们做实验后胜出的改动也大都不是正面影响巨大的改动 -- 当然,任何流行的互联网产品的大多数改动都是收效甚微的。

"It’s true: by far the majority of experiments move metrics in a minimal way, if at all; an experiment that moves a core metric by a few percentage points for a large fraction of users is considered an exceptional success."

为何工程师作出丑陋的产品

因为很多(尤其是没经验的)工程师最爽的事情是动手做东西,为了做东西而做东西,尝试新技术很爽、加个新功能很爽、做完的那种感觉很爽。不会去问why,不会说no,不会(也不屑)做减法。

一个产品的丑陋往往不是因为过于简单、而是因为过于复杂。

Monolithic SaaS之死

讲了SaaS产品在过去十年的发展轨迹。产品形式从大而全的网站、桌面程序到细分的API、与slack等其他系统的集成。获取用户的渠道从广告、SEO、PR到app store、product hunt、其他SaaS产品的交叉宣传等。

tvOS是不是app的未来

tvOS限制每个app最大200mb,没有本地存储,没有webview。诸多限制,是不是app的发展趋势?很多人一听到app会想到手机,各种手机之外的设备都支持编程后,app运行的平台多了,文中提到的这些限制是不是比较make sense?

只做一件事有那么难吗

unix的一个重要哲学是do one thing, do it well;每个小工具只做一件事,多个工具通过pipe协同工作。如今的互联网产品越来越臃肿;一开始喜欢某产品的简洁专注,后来做大了都无法避免地乱加功能。文中举了evernote为例。

互联网产品的同质化很严重。这是一个搜索引擎,但它可以打的、阅后即毁、在线购物、交水电费、看新闻;这是一个在线转账的app,但它也可以看新闻、阅后即毁、交水电费、即时聊天;这是一个地图app,但它可以打的、看新闻、交水电费、即时聊天。好吧,这是国产凌凌漆里的大哥大刮胡刀吹风机的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