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3 第997期

This Is How Sexism Works in Silicon Valley

在这篇长文里 Ellen Pao 细数了自己(以及自己的女性同事)在硅谷顶级风投 KPCB 工作期间受到的种种性别歧视、不公正待遇。很触目惊心。

这是她的新书的节选片段。

Google 里的工程师一天写多少代码

一个高效的工程师一天能写 100 ~ 150 行 production quality 的代码。Google 有 4 万个工程师,所以一天至少 400 万行。删掉的代码怎么算?

一天写 100 ~ 150 行代码,怎么能算高效?1,一天工作8小时里,你只有少部分时间在真的在写代码;2,不信的话,你算一算自己工作中平均每天写几行能通得过 code review 的有测试的 production quality 的代码。

Growing Up with Alexa

思考智能助手、只能音箱的普及对孩子成长带来的影响:小孩习惯了向智能助手/音箱下命令、不愿独立思考而向它们问作业的问题、会向这些联网的设备倾述自己的隐私。

文中提供一个数据:今年美国将有 6050 万人(五分之一的美国人口)每月至少用智能助手一次;其中 3600 万人使用智能音箱(如 Amazon EchoGoogle Home)。

什么样的服务适合用来做 Uber for X

Uber for X 得像真的 Uber 一样:提供服务的门槛低(开车)、不同人的服务质量差别不大、不用费劲去说服消费者掏钱(能从A点载到B点即可)、消费者没必要讨价还价、真的能随叫随到。

脑力劳动者一天只能高效工作 3 个钟头

8小时工作制是工业革命时代为体力劳动者设计的;现在脑力劳动者一天能专注、高效工作的时间其实很短。不开会的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上网、给家人打电话、与同事闲聊、吃饭吃零食等。

这么说来,如果你不去上班,在家接私活、做 freelancer,每天只要高效工作4小时,产量就比在公司里工作的普通人要多了。公司能付你这么一份薪水,为什么你没法离开公司靠自己的能力赚同样多的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