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7 第553期

The Tail End

如果寿命90岁的人生的每一天是一个点的话,一张A4纸就足以清晰显示每一天。用活动来衡量短暂的人生:这辈子还能看几次NBA总决赛?还能读几本书?还能经历几届国家领导人?

How Bloomberg's graphics team visualizes the news

主流新闻网站都有专门的技术团队在做数据可视化,吸引眼球、让读者们愿意分享到社交网络进而增加访问量。

文中提到 Bloomberg 的数据可视化团队,为了得到 Uber 并未公开的 surge price 的数字,人工打开 Uber app、请求几十次、手动记下价格(我猜他们最后肯定很损人品地取消了,然后让跑到半路的司机白跑一趟)--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The Risk of “Clicky” Content

内容网站推荐的文章很多是标题党;访问者点开一篇文章后发现上当了,就不再点其他文章了。相反,如果点开文章后发现是好文章,就会继续去点开其他的文章。这就是所谓的 engageability。

"Good articles have both high clickability and high engageability; bad articles have low ratings on both. The hidden problem is in what the researchers call “traffic traps”: stories that have high clickability but low engagement."

设计复杂的产品,如何管理复杂度

从设计师的角度谈如何在设计产品过程中管理复杂度。两种复杂度:1.管理不同人的不同意见;2.设计产品本身。文中很多思想普遍适用于工程管理。

文中提到一个鸡贼的小技巧:与CEO或终极大boss开会的时候,记录下他们使用的语言,了解他们的想法;以后与其他人开会,如果其他人不同意你的提案,你就搬出CEO(或大boss)的那套语言来压制他们:)

所有新的idea其实都是旧的idea的混合体

每个人都在盲人摸象,都掌握了一部分的信息(但不是全部),都只是看到局部;不同领域、不同部门的人互通有无、共享信息后,就容易产生“新的”idea。

很多东西看起来很新颖、很新鲜,其实只是你的知识面不够广、读书不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