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4 第328期

The network's the thing

文章从Instagram不再强制正方形相片说起,认为社交类的服务最有价值的部分是network、社交图谱,而不是最初的那些功能上限制,比如twitter的140字、Instagram的正方形相片。

社交类的服务最初的用户、老用户可能喜欢小众的东西(比如140字);但你如果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了,面对大众用户,就必须勇于打破之前的限制(比如允许发超过140字的tweet) -- 这么做少部分老用户可能不开心,但你迎合的是大部分新用户。

"A feature is trivial to copy. A network, on the other hand, is like a series of atoms that have bonded into a molecule. Not so easy to split."

大学刚毕业、在Uber工作学到的东西

犯了错学到的东西更深刻:从伯克利刚毕业,入职Uber几个星期后,引入一个bug,致使全球Uber所有司机用的app显示的收据都是$0.00。

"I learned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communicating the effects of a code change at a rapidly changing company — and ultimately of the inevitability that working with complex systems will result in breakages."

摆脱金手铐

这又是一个意识到个人快乐比钱重要的故事。startup被大公司收购,大公司一般会给原来这个startup的员工retention offer:你们在收购后继续留在这里工作X个月,就能得到$X的钱,所谓的金手铐。

为何你找不到技术型创业合伙人

互联网创业最难的不是技术。(好的)技术人员几乎100%很清楚他们能做出这样或那样的网站、app;但他们没有把握负责非技术部分的你在商业方面能走多远。

技术是比较确定性的东西,而非技术的东西就不好说了,比如争取用户、盈利模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