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7 第797期

The Great A.I. Awakening

这篇纽约时报的超长文章以 Google Translate 的人工智能化为线索,深入报道了 Google 在AI方面进行的巨大投资,主要介绍了 Google Brain 团队里的一些人。

The Internet Is Broken. Here’s How I’d Fix It

匿名一开始是互联网的一个feature,人们可以言论自由;现在,匿名成了互联网的一个bug,不负责任的暴力语言无所不知。实名制除了能缓解网络暴力问题,还能开启哪些新应用?

如果互联网是实名制的,人与人之间的通讯会不会多了一点点信任?会不会让在线支付更普及?会不会让线上媒体们摒弃广告、只靠网民小额支付?会不会让互联网更安全、因为更容易找到黑客的身份?

两种开发者:Makers 与 Menders

有的开发者喜欢从头创建项目,这是maker;但也有人喜欢不断改进一个项目,这是mender。团队中最好两种人都要有,让maker去做实验做原型,让mender去把已有项目提升更高的高度。

Referral Spam

都是套路:坏人制造虚假流量去访问其他网站,那些网站的管理员通过Google Analytics看到来自某知名网站的访问,好奇之下回访了“知名网站”,结果正中圈套:访问了虚假网站看了广告让对方牟利。

你们能看出 Lifehacкer.com 与 Lifehacker.com 这两域名的区别吗?这套路有点类似在社交网站关注某人,以期望对方回过头看你头像或简介上的广告;比如僵死粉在微博上关注你,然后你就看到僵死粉的头像所展示的广告:)都是套路。

聊天 app 是新的浏览器

Kik 的创始人CEO写的文章,用来教育大家:尽管现在聊天机器人非常弱智,但你看看1994、1995年的网站,不也一样很烂?聊天机器人与网站一样不用“安装”,这点比原生app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