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4 第913期

The Dot-Com Boom and Bust

本文作者给没经历过上世纪末互联网泡沫的小朋友们科普了一下当年的情形。那时候湾区到处是创业公司在办奢华 party,公司上线新产品、改个新的公司名字都要办 party。

当你不能与用户对话的时候,怎么做用户研究

有时候是客观因素(还没有用户),有时候是主观因素(胆小,不敢与陌生人说话),怎么在不与用户对话的情况下做用户研究?去看竞争对手的 app review、泡论坛、从客服那里挖掘蛛丝马迹等。

How To Be More Productive by Working Less

连续长时间工作、产出呈线性增长,这对于简单机械劳动或许适用;但创造性的脑力劳动就不是这样了,工作时间长了,也会有负产出,得回过头来擦屁股。

比如熬夜疲劳地写了几小时垃圾代码后,得回过头来花更多的时间找bug。

世界上最糟糕的工作:Guardian 网站评论区的删帖员

作为媒体网站,Guardian 的文章下面每天能有超过7万条评论,很多是连文章都没读就开始骂的,也有不少是政府(如北朝鲜、俄罗斯)有组织地发动五毛大军对相关报道进行攻击。删帖员们每天接受满满负能量:(

成为送餐app的送餐临时工,每小时赚$4.4

记者为了写这篇报道,到 Uber Eats 与 Foodora 卧底,通过面试后、干了两周的送餐临时工,工作18小时,骑行172公里,平均每小时赚$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