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9 第859期

The Death of Thought

没时间思考。一有空闲就刷手机、刷社交媒体。一天下来好像接受了许许多多的信息,但好像没啥记得住的或没啥有用的。或许只有在洗澡的时候才能思考、因为无法用手机?

在 Quip 做工程师是怎样一种体验

Quip(已被Salesforce收购了)的创始团队多来自 Google、Facebook,技术上比较成熟,每天“只”部署代码一次,周五不部署新代码,系统超稳定、oncall的人很闲,热衷于做工具尽可能自动化。

成熟的创业团队有经验、做事情可以比较有条理,不用吐血加班;年轻的没经验的团队会比较努力,但多年后回过头看,很多时间用在了踩坑、交学费上了。

为何命名如此之难

需要给东西取名字的时刻太多了:域名、公司名、主机名、函数名、变量名、项目的代号、会议室的名字等。人的想法各不同,对同一个名字理解不同,往往会有所误解。

桌面操作系统上的那些“东西”都是拿70年代办公室里的“东西”命名的:Folder、Trash、Desktop。

在科技圈工作十年

在三八妇女节之际,女工程师写下十年来的职场道路:MIT毕业、日本工作、在东京大学做RA被导师性骚扰、到旧金山创业公司工作被性别歧视、在Airbnb工作三年、辞职画漫画出杂志解释计算机科学知识。

一直在战斗。致敬!

Kevin Durant 在硅谷的生活

硅谷科技圈上得了台面的人都爱与金州勇士的球星来往,反之亦然。Durant 在 Ben Horowitz 家过生日;然后在 Eddy Cue 家观看本届总统大选,一起观看的还有 Tim Cook。

Durant 的公司 Durant Company 也投资了不少创业公司。 相关文章:伊戈达拉学做科技圈投资人与打篮球一样刻苦执着的投资人:Kobe Bryant在风投接管了金州勇士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