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2 第568期

Tax Breaks for Twitter Bring Benefits and Criticism

旧金山市政府给予Twitter、Zendesk等公司税收上的优惠,而这些公司必须把办公室设在旧金山城里的流浪汉聚集地 Tenderloin 与 Mid Market,给该社区注入活力,并且公司们经常要通过捐钱、捐员工时间来教流浪汉、社会底层人民电脑技能,帮他们就业。目前来看,收效甚微

这条 tweet 里的照片立意不错:地上是用完的注射毒品的针筒,几米开外是 Uber 与 Twitter 的办公大楼,多么真实的 Tenderloin 与 Mid Market。"The dichotomy and stratification of SF: in the foreground, discarded needles. In the background, Uber and Twitter."

我取消关注了你的社交账号

社交网络上微妙的心理:明明俩人不认识,却互相关注;一方面受不了对方分享的对自己毫无价值的信息,但又碍于情面不忍取关;另一方面在知道对方取关了自己后,心理有所失落。Again,明明两人互相不认识。

好在现在的社交网站都有『屏蔽某某人的发言』(mute)之类的功能,可以在不取消关注的情况下拒绝收到对方的更新 -- 但,这种虚假的人情有必要吗?

品牌是一种体验,而不是一个Logo

提起一个品牌的名字(如Airbnb、百度、Uber、微信等),脑海中条件反应出他们相关的app与网站的使用体验、口碑的好坏、诚信、工程师的水平的基本印象、参与过他们举办的线下活动的体验等。

"Your brand is never what you say it is – it’s what everyone else says it is."

共享经济下的种族歧视

黑人用真实头像使用Airbnb要订房间,房东们纷纷找借口拒绝;头像换成城市夜景,改一个不像黑人的名字,再订房间,成功!

在Airbnb这种线上服务强制用户使用实名制与真实头像,原本是为了增进房东与房客之间的信任,但却也带来了歧视(从名字、头像可以看出你的种族)。那么,Airbnb有责任吗?线上服务们该如何设计产品才能减少这种歧视?

Facebook 不再是一个社交网络了

文中描述的现象也可以适用于Facebook以外的社交网络:人们更新的个人状态、晒的个人生活照片越来越少了,而转载知名媒体的内容(新闻、视频、图片)越来越多。社交网络变成上网首页、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