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3 第316期

Streaming Music is Ripping You Off

付费用户付给Spodify的钱的总和的70%是支付给音乐人的;这些钱再按照单曲播放次数,按比例支付给相应的音乐人。

Spodify不关心有多少人听这首歌,他们关心的是这首歌播放了几次 -- 极大的可能是某些超级用户(理发店、餐厅、咖啡厅等)大部分时候循环播放某单曲,这也让一些“音乐人”可以作弊(比如循环播放自己的歌)。也就是说,每个月我花$10作为Spodify付费用户,有$7流向了音乐人;但那些实际拿到我这$7的音乐人往往我并没听他们的歌,因为我听的歌(中文歌)超级用户们不听(理发店、餐厅、咖啡厅等)。

文章最后提出的方案看着挺合理的:按你实际听歌的比例付费。我$7的钱,按我实际听的比例付给音乐人(中文歌手);我掏钱,我决定该付给谁。

10种有效地让你的创业公司失败的方法

Think of yourself as the "Uber for" when you don't even understand what makes Uber "Uber" :)

想起了 David Patterson 著名的“How to Have a Bad Career How to Have a Bad Career in Research/Academia” 以及 "How to Give a Gad Talk"。

我所认知的风险投资

文中讨论了创业公司早期融资过多弊大于利;但在关键时候(product/market fit后)融资不够也不行。文中那张图总结得很好:半桶水的人总以为自己懂很多;而学得越多,知道自己不懂的东西越多。

Stock Options 与 RSUs 有什么不同

很好的科普文章。2007年微软投资Facebook后,Facebook开始给员工发RSU;这个历史事件以后,很多未上市的、热门创业公司(比较晚期的)也开始发RSU了,比如airbnb、dropbox、square等。

Hacker Hostel 在现实中难以生存

什么是 Hacker Hostel?就是电视剧 “Silicon Valley” 里主角们租的那种房子(美其名曰 incubator),在高房价下,一堆年轻人蜗居在一起,创业。高峰时期,租一个床位也要 $1200!

在现实中,这类 Hacker Hostel 难以生存 -- 有限的空间里住那么多人,过于有社会责任感的老美非科技圈邻居们以“吵闹”、“安全隐患”、“法律问题”等理由,分分钟都想搞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