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9 第75期

Startup Monsters

这是 Jessica Livingston 在 2012 年 YC startup school 上演讲的内容,讨论 startup 在哪些环节可能出问题。每个一段时间重新读一下这个文章,都会有新的收获。 里面一个故事我挺喜欢的: Justin.tv 有一次网站挂了。全公司就指望它的 cofounder Kyle 能修复(这是小公司常遇到的情况,有些东西全公司只有一个人懂,他要是被卡车撞了,公司估计也就挂了)。但,全公司没人知道 Kyle 当时在哪里,打电话他又不接。另一个 cofounder Michael Siebel 了解到 Kyle 此刻在 Lake Tahoe (我现在也在这个地方写湾区日报。。。湾区同胞们周末休闲的好地方)。怎么让在 Lake Tahoe 的 Kyle 知道网站挂了呢?Michael 就打了订披萨的电话,让送披萨的小弟跑去 Kyle 在 Lake Tahoe 的住处传达四个字:The site is down。故事的结局是,从网站挂了到网站被修复,前后不到1个小时。  

在 production 中,你们如何使用 Docker?

这是 Hacker News 上的讨论。 最近也刚在公司里的 dev environment 引入了 docker。公司成长过程中,越来越多独立的 service,但这给开发环境带来了麻烦。不是每个工程师都懂得如何操作每个 service 的。使用了 docker 后,每个 service 变成一个 container,就不会出现“在我的机器跑得好好的,怎么在你的机器就跑步起来了”的问题。下一步,该是思考一下,怎么在 staging 和 production 里引入 docker,快速地部署各种 service。

寄语MSR在硅谷被裁的科学家

(这是来自  silverhawk 的投稿。欢迎大家投稿~原链接可能被墙了,打印成pdf在这里:https://nfil.es/a/7QOl39.pdf/ 此君原来是UCB的PHD,后来入了Harvard当教授并且都拿到tenure之后辞职去了google,引起学术工业界震动,他Blog写了不少这方面的比较,这篇主要针对前段时间很多教授researcher联名写信骂MS裁掉MSR,当然观点一如既往:research不和工业结合就没有价值,以前Bell Lab那种模式不会再来,researcher们眼光要长远,open mind,不是只有academic才能是去处,至于担心MSR里面大牛前途,不要操心了,大牛早被疯抢了,对他们来说去MSR和google上班连下高速exit都是一个口。

Snapchat 本周末要开始赚钱了

盈利模式:广告。
Unlike Facebook or Twitter, Snapchat says its ads won’t be targeted for specific users. Instead, the presumably video ad will exist within the “Recent Updates” area of the app for 24 hours for all U.S. users, and they’ll have the option whether or not they’d like to watch it.
 

Email 的市场有多大

邮件大数据

  • 全球有 23 亿邮件用户。对比一下,facebook 有 13 亿用户。
  • 人类每天发送 1500 亿封电子邮件,每天发送的邮件大小有 14 PB 。
  • 人类邮箱中存储的邮件大小有 1400 PB,对比一下,全部被搜索引擎索引的网页大小有 512 PB。
  • 有 70.7 % 的邮件是垃圾邮件。

思考一下,邮件领域还有哪些东西可以创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