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1 第1142期

Spotify 早期投资人:2007年时我们赌对了与赌错了的事

十一年前投资 Spotify 时赌对的事:1,比听盗版音乐方便多了;2,坚持正版准没错;3,牛逼团队是保障。当年猜错的事:1,手机平台不重要;2,某样技术是关键;3,太注重广播的广告市场。

Spotify 一开始还只是专注于在桌面、浏览器上听歌;一开始也用了 P2P 技术。

探索有效的用户信号

Pinterest 的 Growth Team 的技术博文,分享了他们在2017年于各平台做的 20 多个实验,如何探索有效的信号来提高用户体验。

缩短登陆流程并没有更好的效果;用户会更愿意提供信息如果这让他们受益(如获得更相关的推荐);最小化不确定的信号能够优化主页的用户体验;信号收集的过程也是教育用户的过程。

Leaving It All on the Field

a16z 的 partner Jeff Jordan经历了eBay/PayPal 最高速增长的几年,他手下从2个人到5千人。这里他分享了如何管理高速增长的公司的经验。

10人以下,作为队员置身其中;10~1百人,作为教练指点江山;1百~1千人,作为总经理放权并指导下一级教练;1千~1万人,作为联盟主席进一步放权、只抓大方向。

术业有专攻,泰格·伍兹都需要请教练训练挥杆和力量,高管当然也需要有CEO教练训练你的管理和领导能力;同业前辈经历过你正在经历的,可以作为导师给你提供指导意见;当然也要虚怀若谷,正视和分享优缺点

我是如何在科技圈找到工作的

这是一个从科技圈门外汉到 Product Hunt 社区运营、投资人、科技圈小红人的故事。Niv Dror 先利用写作的特长免费帮科技公司写博客,cold emails 约谈科技圈的人(Chris Sacca等)寻找机会。

2011 年本科毕业,2013 年底算是正式进科技圈。

如何发展用户:每个创始人需要的 3 种数据

First-hand knowledge,当面/电话与用户沟通才能知道为什么;bird’s-eye view,以全局视角看用户、市场、竞争环境;用户和竞争者视角,站在他们的立场推导产品可能走向。

要 product-market fit,不仅要有效结合以上三种数据,还要培养一个好的数据文化:更重视表现差的数据(点击率、留存率等)而非表现好的;更关注竞争者的长处而非你自己做得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