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2 第697期

Snowden 在香港的日子

这是继本拉登后,美国政府最想抓到的人。他在香港辗转了几个住处,与斯里兰卡、菲律宾等国难民住在一起;几乎都吃麦当劳,也喜欢吃糕点甜品;每离开一个住所都会给与他住的难民$200。

他在香港住过荔枝角、深水埗(我当年还在那买过一块显卡呢!)等地,如果将这段在香港的经历拍成电影,成本应该不高,因为都是室内取景:)话说回来,真的 Snowden 电影 在9月16日就要在美国上映了。

Theranos 的纸牌屋是如何坍塌的

来自名利场的长篇报道。这是一家会被写进历史的曾经的硅谷独角兽公司,或许只是一句话带过的那种。Theranos 的愿景不错:从指尖抽取少量血液样本,就能查出各种疾病、甚至癌症;听起来不错,除了是谎言外,没啥不好的。

创始人CEO被称作女版 Steve Jobs,她也是 Jobs 的忠实粉丝:总是穿着与 Jobs 一样的“制服”套头衫,为了穿这种“制服”,办公室空调一定得弄到很冷;公司与Apple一样保密措施做得很好,不鼓励员工之间互相交流自己的工作;对神奇的血液检测的技术严格保密,投资人与董事会恐怕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真的;事必躬亲,走廊悬挂的国旗都得她亲自批准;技术是次要的,吸引眼球、造势是主要的,董事会成员多名人,包括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前国务卿基辛格。

风投们真的要学习一下风投进城防骗指南,做好 due diligence,先验证一下创业公司们到底是不是在骗人,然后再投钱;这点 Google Ventures 做得不错,他们派了个人去 Theranos 考察(打假?),结果被抽了好几瓶血,尼玛,不是说好扎一下指尖就行了吗,抽那么多血?必然有诈,不投了。

你的领导是算法

共享经济类的 app 里的临时工们听从 app 下达的命令去接活,然后有(由人设定的)算法评估临时工们的工作表现。算法当老板的好处?公平公正不徇私。坏处?没人情味不懂通融。

给你的创业公司找一个 Growth Hacker

这篇文章是 Growth Hacking / Growth Hacker 的起源。在这篇文章以前,不酷的 marketer 们做着不酷的营销;这篇文章以后,一个看似比较酷的群体诞生了:Growth Hackers

用命令行工具往往比用Hadoop快几百倍

几个GB的数据不叫大数据,不用什么大数据集群处理、也不用装什么特殊工具,笔记本电脑,简单命令行,一行流,就能快速处理了。

面试程序员的时候,一定要考察 Back-of-the-envelope calculation 的能力,给一个具体问题,能快速估算内存使用量、一台机器够不够用、大概的计算时间、能选择适当的工具等;熟记一些常用的数字,要用的时候,就像在脑中使用常量一样。推荐看看 Jeff Dean 的这个幻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