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9 第723期

Sam Altman 的宿命

来自纽约客的关于 YC 现在的主席 Sam Altman 的长篇报道。此人成长于保守的中西部,是同性恋犹太人,8岁学编程,16岁出柜,20岁从斯坦福辍学与男朋友一起创业,卖掉公司后分手。

接掌 YC 以来,逐渐把 YC 变成一个类似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庞然大物,做着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疯狂的项目。他两个弟弟鼓励他 2020 年时去竞选总统,那时候他将 35 岁,刚好达到美国总统候选人的法定最低年龄,同性恋犹太人选美国总统,绝对给力;他两个弟弟,一个在 YC 投资的公司 Zenefits 上班,另一个在创业、也是 YC 投资的公司。

创业时如何处理“竞争”所带来的心理压力

创业初期,不管你做什么,肯定都有人做了,所以你肯定晚了;而且你做的东西如果真的好的话,肯定会被迅速抄袭的,担心也没用。与其跟竞争对手搞军备竞赛乱做乱加各种功能,不如服务好现有用户,稳健发展。

为什么 Apple 不把无线耳机 AirPods 作为 iPhone 的默认耳机

既然 Apple 赌定无线耳机是未来趋势,为什么 iPhone 的默认耳机还是有线的?有线耳机对大部分人来说已经足够好了,而且无线耳机造价贵、免费赠送的话 iPhone 利润就下去了。

而且无线耳机可以作为提升逼格的工具,尤其是现在各种阶层的人都用 iPhone,想显摆一下自己品味的人只能从其他配件入手了,比如无线耳机:)

我该为哪个开源项目贡献代码

作者的建议是:为你经常使用的项目(编程框架、小工具等)贡献代码。第一个 pull request 可以从改注释中的错别字开始,先熟悉一下流程。若要真改代码逻辑,最好先跟项目维护者沟通一下,避免做无用功

Facebook 的前端代码的性能回归测试的系统

现在的网站把计算越来越多地挪到了前端浏览器上,各种花俏的前端 DOM 操作,渲染极慢。若要准确测量页面在浏览器端的加载时间,就要排除各种噪音,如服务器传来的每次都不同的动态数据、网络传输耗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