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6 第611期

Netflix 在它创造的世界里能生存下去吗

来自纽约时报的长文,信息量很大:Netflix 的国际化之路、买下纸牌屋的过程、与电视网络既合作又竞争的微妙关系、Netflix 著名的公司文化等。

“Once people start watching shows that don’t have commercials, they never want to go back. Waiting week after week for the next episode of a favorite show ... is not a good experience for consumers anymore.”

配置一台服务器的前5分钟

本文给出了保障 Linux 服务器系统安全的最佳实践。给你一台新的服务器,前5分钟先按照本文的所有步骤走一遍(都可以用 Puppet 或 Chef 之类的自动化起来的),先做好基本的安全措施,再去做其他事情。

专报假新闻的媒体 The Onion 的创始人的采访

2007年的采访,即使是采访,里面的语言也是诙谐幽默、真假难辨啊。The Onion 是如何写文章的?严肃的传统媒体一般是先写正文、再拟标题;The Onion 则是先选标题、再写正文。

Go Badgers :)

Why Most Startups Suck At PR

很多创业公司蹦跶了半天,都没有主流媒体愿意报道他们,很是苦恼;别说有人愿意用你做的产品了,连让别人听到你产品的名字都很困难。问题是,站在读者、用户的角度来看,有多少人是从主流媒体了解到新网站、新app的?

LinkedIn 创业初期的15个小故事

作者于 2003 年到 2005 年在 LinkedIn 做工程师。2007或08年时,早期员工有机会将股票卖回给 LinkedIn;幸亏作者当时没卖,持有到了2011年上市后才卖掉,多赚了100倍。

以前 LinkedIn 为了省钱,每年搬家一次;甚至有次搬到了 East Palo Alto(在湾区的人一听到 East Palo Alto 都能会心一笑),附近比较像样的餐厅只有一家,还是在Palo Alto Airport,所以那段时间他们几乎天天步行去机场吃午饭 -- 并非所有公司从创业第一天开始就提供免费午餐的哦。

早年 LinkedIn 整个关系网络的数据必须全部加载到内存中才能用,随着用户的增长,他们得不断升级内存;每升级一次内存,都能获得几个月的喘息机会:)LinkedIn 的用户增长在当前浮躁的创业氛围下来看,算很“缓慢”的了,大家都沉浸在数据造假上线第一天几百万用户的幻觉里。

最早 LinkedIn 的个人资料页是有显示具体的好友数的;有一些用户在攀比谁的好友多;拥有上万好友的用户页面加载巨慢,给服务器带来巨大压力;于是 LinkedIn 产品就做了修改,凡是500个好友以上的,都只显示 500+,这样就减少了用户们的攀比心态,缓解了服务器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