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4 第863期

Messenger Day在设计上的缺陷

去年 Facebook 在 Instagram 上抄了 Snapchat 的 Stories 功能,今年又在 Messenger 上抄了一遍。Quora 设计总监在本文指出了此次抄袭之作在美观、实用、产品上的缺陷。

Complexity and Strategy

有一定工作经验的工程师都知道:实现第 N + 1 个功能的代价不是 1,而是更接近于 N。功能越多、代码越复杂,就越难以加新的功能、难以创新。作者有什么资格写此文?他领导过Office的开发十余年。

关于编程语言,以及为何我爸从程序员转行做公交车司机

程序员们喜欢为“最好的编程语言”而争论不休,作者举了他爸为例:曾是COBOL程序员,工作多年但由于没有主动学习最终失业、破产、找不到工作、去开公交车了。关键不是编程语言,而是不断学习的态度。

不同类型的测试

用户行为的测试(如A/B测试):做实验 + 人类给反馈;软件行为的测试:做实验 + 机器给反馈;验证功能正确性:Spec + 人类给反馈;验证功能稳定性:Spec + 机器给反馈。

Code review 也是测试的一种,属于验证功能正确与否,Spec + 人类给反馈。

莫博士:活在科技圈统治阶级的阴影之下

中国以外的 consumer facing 的科技公司们都活在 Apple、谷歌、微软、FB、亚马逊五家公司形成的统治阶级的阴影之下,小公司们依赖他们的平台、被他们抄袭、碾压、收购。

这五巨头产品同质化很严重,既是竞争关系、又有合作、有依赖。

Eric Schmidt 曾说 Apple、谷歌、FB 与亚马逊是 consumer tech 的四人帮,认为微软是侧重于 enterprise 产品的,不在四人帮之列;时任 Windows 部门老大的 Steven Sinofsky 回应:历史上被称作四人帮的都没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