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1 第801期

Mac 图像处理软件 Pixelmator 背后的团队

2007年在立陶宛的兄弟二人找不到好的 Mac-native 的图像处理软件,于是用了9个月自己写了 Pixelmator。本文发表之时(2015年),该团队已有18人。

在立陶宛(而非在硅谷或其他“下一个硅谷”)拉扯一支团队是怎么一种体验?不太好找到那种可以立即干活的人,都得招来手把手地从最基本的东西开始培训。

在美国的计算机系博士生该如何理财

来自 CMU 教授 Dave Andersen 的建议。读 PhD 需要好几年时间,在比较穷乡僻壤的地方,可以在 PhD 第一年直接买房,毕业时卖掉,省下房租又能小赚一笔;我读书时同一间办公室的哥们就这么干的。

远程工作、coworking spaces、心理健康

远程工作并不意味着在家上班。自己一人长时间在家待着会憋出心理疾病的。作者以亲身经历说明了在 coworking space 远程上班的好处:选择一家允许远程上班的公司,然后选择自己的办公室,又能与他人交流。

创业公司不道德的一面

现在是大众创业的时代,创业者们都想颠覆这颠覆那,于是各种丑闻就出来了,公然违法、造假、欺骗用户与投资人等都是常态。本文细数了这两年一些创业公司丑闻。

“创业公司” 的标签并不能当成免死金牌用啊。

送给 Twitter 的十亿美金大礼

新上任的 Fog Creek 的 CEO 给 Twitter 献策:1,不断添加新功能;2,公开整肃网络暴力;3,别用活跃用户数这种没意义的指标;4,针对不同类型用户提供不同的工具;5,关怀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