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9 第342期

Is there room for any more Notifications

以前所有的消息通知都是在邮箱里;后来有了一堆的app,推送各自的通知;再后来手机操作系统让用户可以直接在Notification上操作(不用打开app),于是所有通知看似又被整合到一块儿了。下一步呢?

“There’s only two ways I know of to make money: bundling and unbundling.” -- Jim Barksdale of Netscape, 20 years ago.

有点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意思。

Popping the Publishing Bubble

由广告拦截软件引发的思考:线上媒体不应该只专注于内容、而不考虑盈利模式(单纯依赖广告);应该在一开始就盈利模式与内容并重。

作者给予BuzzFeed很高的评价。BuzzFeed的编辑团队跟广告团队做的事情一模一样,都是在产生有趣、容易被分享的内容 -- BuzzFeed上的广告跟正常的文章长得一模一样,所谓的 native ads。

撤下自己做的 iOS 广告拦截 App

Marco Arment的广告拦截App在App Store上呆了2天,在他写此文的时候,是App Store美国区付费排名第一的。人们对广告拦截的需求实在太大了。但他凭着良心撤下了这个app。

一边是为世界贡献内容(花时间、精力)、但却要依赖广告生存的网站(少数人),一边是网站访问者(多数人),作为广告拦截 app 的作者,你会怎么选择?

文章最后还挺正能量的:撤下了自己(高收入)的广告拦截app后,为了提升自己的士气,他为自己现在主要经营的Podcast app写了一些有技术含量的代码 -- 这比没技术含量(但有商业价值)的广告拦截app更能带给他快乐。

他还有其他什么作品呢?他是 Instapaper 的作者;他还是 Tumblr 的第一号员工。纯技术人员,我很欣赏。

What we break when we fix for Ad Blocking

随着前两天 iOS 9 的正式推出,人们又开始讨论广告拦截的话题了。广告拦截让用户受益(访问速度、隐私)的同时,也伤害了一些人(小网站、媒体的主要经济来源靠广告)。

文中提到的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有的用户怕一般的靠广告支撑的网站跟踪自己的隐私,转而投向Facebook之类的社交平台看新闻、看文章;不料,这些社交平台比其他小网站知道更多的用户信息,用户在这些社交平台上牺牲了更多的隐私。

硅谷经济形势风向标:Caltrain的乘客人数

连接南湾(传统意义上的硅谷、上一轮泡沫的中心)与旧金山(这一轮泡沫的中心)的通勤列车Caltrain的乘客人数的走势,与纳斯达克指数的走势相吻合。2013年,Caltrain乘客的平均年收入$11.7万。

其他风向标还包括101公路两侧的广告牌数量、房价水平等,欢迎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