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7 第835期

iPad 推出七年后,我们仍在问错误的问题

iPad 刚推出,人们问:这不就是超大版的 iPhone 吗?七年后,人们又问:这是笔记本电脑的替代品吗?

Instagram 使用 React Native 的情况

React Native 是 2015 年开源的,Instagram 在 2016 年初开始小心翼翼地试探使用 React Native 的可行性,主要动机:快速开发迭代、省去编译的时间。

他们使用 React Native 开发的几个新功能在 iOS 与 Android 俩平台的代码重用率高达 90%,甚至有 99% 的。

互联网正在谋杀快乐

在网上我们与成百上千个“好友”互联,但现实中能说话的越来越少;每天在网上看许许多多的爆炸性新闻,似乎吸取了很多信息,但想不起来是哪些;网上每个人生活都很精彩,看看自己,惭愧。

大公司成长的烦恼

在微软、谷歌、Box、Uber工作过的老工程师现身说法。大公司里员工只是螺丝钉,衡量员工个体的好坏靠的不是产品的质量(毕竟贡献太小),而是靠performance review,这就引起同事间的竞争了。

还没上市的小公司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还比较能真诚地分享 idea、真诚地互相帮助 debug 之类的,短期内还算有共同奋斗目标(如上市);大公司里同事间多了戒心,伺机抢别人功劳,在邮件与会议上争相表现,动机很简单,个人利益优先。

无人驾驶技术与个人隐私的终结

无人驾驶汽车带着 360 度高清实时摄像头满大街跑,人工智能对物体进行识别分析(行人、人脸、一切),存储高清视频或上传到云端。要保证个人隐私、不想被拍下来?只好不出门了(记得拉上窗帘)。

现在可以摄像的设备多了起来,车、手机、眼镜等,很快世界上每个人的照片都能在公开的互联网上被找到了,往往是无意中被拍摄下来。好像08年以后结婚的、参加过婚礼的人的照片都存在于互联网某个角落:)有的人是不在意,无所谓隐私不隐私的;但有的人在意,那些在意的可没有办法删除这些照片、或不被拍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