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1 第765期

Immutable Infrastructure 让系统更安全

来自 Docker 公司的安全专家的博文,展示了使用 container 在系统安全上的优势:使用 - - read-only 将 container 的文件系统变成只读,可以有效阻止一大类安全漏洞。

采访 Wait But Why 创始人 Tim Urban

这是来自 Pocket 的营销文章,但采访的内容很有意思。Wait But Why 是非常高质量的博客,他每次选题材的时候都假定自己就是读者,然后在写博文前花至少一周甚至超过一个月做研究该题材。

在这个采访中,他也透露了他获得灵感的一些方式,比如他起床的时候会打开 iOS 的 News app 随便读个 45 分钟;在采访中他反复提到阅读品味,人是有阅读品味的,他希望他的读者与他的阅读品味接近(当然,这也是我运营湾区日报时的假设)。他甚至开玩笑说希望犯重罪后被抓去关在监狱禁闭室里一年,只要给他 iPad 和能上网,他想尽情阅读、看电影!

编程改变了我

作者青春期的时候叛逆、牛脾气、固执己见;读大学后开始学编程,编程语言是与电脑对话的语言,电脑很傻,你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你的代码不 work 的唯一原因是你这个人想错了,要让自己接受“我错了”这个事实是很难的,但慢慢地他脾气变好了:)

因为对电脑大吼大叫、拒绝承认是你自己的错误,这是没用的;那就只能承认是自己的错误了,乖乖地 debug;整个人的性格、脾气就变好了起来。

反垃圾邮件技术与 end-to-end 加密的讨论

他曾在 Gmail 反垃圾邮件组工作了四年半。在这封邮件里,他简述了 Gmail 反垃圾邮件技术的进化史,谈了如果采用 end-to-end 加密后完全依赖客户端来识别垃圾邮件的难处,以及其他通讯协议如短信、聊天app的反垃圾消息技术的现状。

电子邮件是古老的、分布式的系统,不同邮箱分属于不同机构(gmail、yahoo邮箱、各大学邮箱),只能设计“民主”的系统来识别垃圾邮件,在各个发信机构、各邮箱地址维持一个 reputation system;而聊天 app 就容易得多了,属于中央集权,有足够的信息来识别垃圾消息,还随时可以砍用户账号。

Vine insiders: Twitter never liked what Vine became

采访了两个 Vine 前员工以及一个 Vine 重度用户。Twitter 管理层想把 Vine 搞成分享比较艺术的视频的地方,不料本届用户不听话,净上传搞笑视频了。

“their vision was art, but it became personal and entertainment, and it was an uphill battle to fight for the creators and the comedians ... You definitely didn’t feel a lot of support from above in that direction.”

成人网站 Pornhub 还开玩笑地说想收购 Vine。

文中贴了一条 tweet,上面有国外网红在各个社交渠道做广告的价位表;如果有5万到50万粉丝的话,发一个贴,在 YouTube 上收 $2500,在 Instagram 或 Snapchat 上收 $1000,在 Twitter 上收 $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