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5 第864期

I am Not a Hacker

字里行间一看就知道作者是文科生:)作者对程序员这个群体进行研究,试图弄明白“hacker”的定义、为啥很多程序员不承认自己是“hacker”、以及编程这门手艺活的“威力”。

互联网、电脑与生活越来越息息相关了,会编程的话,能写脚本自动化繁琐的工作,甚至能找到某些政府网站的后门便利自己与家人(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啊)。

Super Angel Chris Sacca

Forbes 对著名投资人 Chris Sacca 的经历的报道。早年炒股$1、2万炒到$1千2百万、再到负债$4百万;在所有人还不知道Twitter是啥的时候透支信用卡投资Twitter;拥有Uber不少股份却与Uber CEO闹翻多年不说话了。

这哥们胆子够大,应该让他发财。如果懒得读文字,可以听 Chris Sacca 接受采访的 podcast;他接受很多很多 podcast 的采访,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接受 Bill Simmons 的采访(可能是两个人都很有名,所以我印象深吧)。

btw,他早年炒股是大学助学贷款作为启动资金的。。。

Tenets of SRE

Google 的现役 SRE 工程师批注 Google 的那本关于 SRE 的书。这是一系列文章,可以关注一下。

Google 的那本 SRE 的书在网上可以免费看,里面经验总结、运维的思想真的很不错,大多都适用于当今线上服务的运维。

科技圈今天的流行风向标并不能预测将来牛逼创业公司的出现

牛逼的创业公司都是在潮流出现前创立的,如 Airbnb/Uber 创建于“共享经济”潮流之前。投资人如果追逐潮流,就已经太晚了。

从 dotCloud 到 Docker

Docker 这家公司的前身是 dotCloud,做 PaaS 的,很早就用 container 技术;一开始用 python 给 LXC 与 AUFS 加了前端,慢慢演化成如今大家耳熟能详的 docker。

本文作者是 dotCloud 的早期员工,现在也还在 Docker 工作。本文回顾了 dotCloud 里的 container 使用情况、到 docker 的演化之路,以及解释了一些技术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