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3 第776期

How I Burned 10 Million Dollars So You Don’t Have To

来自 Twenty20 的创始人的很诚恳的创业经验教训总结。扩张太快、烧钱太快、裁员、愧对员工、做艰难的决定。

我们不需要 tech lead

本文认为团队里不该有 tech lead:团队成员不平等,凭啥他能 lead 而我不能;tech lead 责任太重,要被车撞了,团队还能运作吗;tech lead 做的事太多,需要不断 context switching,没一样能做好的。

作者认为应该搞“分布式”的 tech lead,团队里每个人都 lead 一个小领域,有共同的责任感。btw,最近一段时间的观察 -- 头衔通货膨胀很严重,随便一个本科毕业工作两三个月的人敢能在简历上写自己是 tech lead。

当别人“盗取”了你的绝世 idea 的时候,你该怎么办

当你看到与你类似的 idea 的时候,会立刻恨得咬牙切齿、一口断定别人抄袭?还是你会觉得 “历史发展到某个阶段,同样的 idea 会在不同地方同时出现,为英雄所见略同而感到高兴”?

Product Hunt 卖的不是产品,而是社区

Product Hunt 的界面很容易被抄袭,但它所经营的高质量的社区(风投、创业者、优质 makers 等)是很难被复制的,看看每个推荐的产品底下有深度的讨论就知道了。

世界各地都有山寨 Product Hunt 的杂牌社区,界面都模仿得惟妙惟肖、甚至界面做得更漂亮、功能更多、更花俏,但没有一个能达到 Product Hunt 的高度的。本质原因?人不行。

一个 Instagram 新晋网红的自白

他是 Bloomberg 的记者,在网红制造工厂的帮助下体验了一番如何成为 Instagram 网红的套路:租借服装、找装逼场所,专业摄影师跟拍,短时间内批量拍一堆照,每天发三张,靠机器人涨粉。

机器人涨粉是怎么回事?就是有个程序能用你的 Instagram 账号去指定的标签下给大量照片点赞、留言,然后期望那些照片的账号能够回过头来粉你;这样争取来的粉丝就不会都是僵死粉了。有了小几万粉丝后,就能接广告了,发一张照片就能收个几百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