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8 第901期

HotelTonight 如何在七个月内从月烧几百万美金到实现盈利

HotelTonight 的创始人 CEO 本人写的文章。2015年底,由于融不到钱,裁掉20%的员工,发动全公司剩下的员工开源节流(如工程师优化代码一年省下$50万AWS费用),最终盈利。

Microservice 架构中的 Authentication 与 Authorization

区分这两个概念:Authentication,你说你是某某某,证明给我看;Authorization,你有权限干这事(访问某API)吗?

他们的 Authentication 靠的是 JSON Web Tokens (JWT),以前介绍过;Authorization 就是一堆数据库的表来表示权限。

YouTube 背后的临时工

广告商不希望自己的广告出现在色情暴力的视频里,但现在的人工智能没法准确识别某段视频是否合适展现广告。怎么办?依赖人类劳工肉眼识别,将视频内容、文字描述进行详细分类。顺便帮忙训练AI。

Google 把这种低技术含量的活(给搜索结果打分、甄别劣质内容等)发给一些下游小公司(相当于包工头),这些小公司再去招临时工、分配任务给临时工,每小时$10几块钱,每周限制他们工作的时长,避免他们能成为全职员工的可能(不用买保险、提供各种福利)。为 Google 干活的这些低技术含量的劳工人数超过1万人

有一定规模的社交平台(Facebook)、搜索引擎(Bing)都有浩浩荡荡的临时工大军,真正的“人工”智能。

与风投不兼容的 SaaS 公司的崛起

SaaS 创业不拉风投、尽快盈利、自给自足的案例越来越多了。现在小团队可以快速整合各种现成API做出产品,不需要太多前期投资;各种自给自足的SaaS成功案例也越来越多了、鼓舞更多人这么做。

Uber CEO 真的是 Wii 的网球游戏全球排行榜上排名第二的玩家吗

在诸多的媒体采访、甚至 Uber 前几年官网上关于 CEO 的介绍里都提到这个“全球第二”的排名,彰显其 CEO 的无所不能。本文很长,但还是没有明确结论。据说他还是愤怒的小鸟全美第七呢。

在 CEO 造神运动中选这么一个“Wii 网球游戏全球第二”的例子确实很高明,Wii 那么多网球游戏,到底是哪一个?真有全球排行榜吗?是与电脑对打、一路打到第二难的级别,还是累计分数与全球玩家对比取得第二?烦人的媒体想要明察秋毫,也是查不出真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