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0 第363期

Here's My Plan to Improve Our World

Bill Gates在2013年写的文章,很真挚。1993年他们夫妇二人去非洲看野生动物,不料却被当地人民的贫穷所震惊;然后下决心做慈善,专注于改善全球贫穷、全球疾病、美国教育三个领域。

做慈善就像做投资,只不过拿到回报的不是出钱的人;但都要考虑如何把钱花在对的地方、如何花有限的钱取得最好的效果。

搭建 Instagram 的这五年

联合创始人之一的Mike Krieger写的文章,总结了2010年上线Instagram以来在工程方面的经验教训。上线第一天,2.5万下载量;上线三个月,1百万个用户。

最开始只有一台在洛杉矶的服务器(物理机器),为了应对用户高速增长、为了能快速加机器,从物理机器迁移到AWS。一开始只有2个人干活,实事求是、一切从简、动作要快,没必要做future-proof的事情。

Instagram一开始只有 iOS app,没有Android版。事实证明,这是正确的做法。在只专注于做 iOS app、没有Android版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快速迭代、专心;人手不够的情况下,没必要什么都做(然后什么都做不好),有选择地放弃。

在去年Startup School上,Instagram CEO说当时他们服务器撑不太住,用户建议他们使用AWS -- 他们反问用户“什么是AWS”?只要肯学习、谦卑、虚心、有决心,就算一开始不会编程、一开始没什么工程方面的经验,实战+自学也能做出伟大的产品的。

Medium的工程团队是如何运作的

文章描述了 Medium 具体是如何实践 Holacracy 的:团队完全没有等级,如何管理?怎么分配任务?怎么招人?怎么进行职业规划?要想像Medium这么运作,团队成员都得能独当一面;如果你连自己招的人都不信任,最好别学人家这样的管理:)

不要招那种在工资待遇上讨价还价的人

现在就业市场很好,求职者手上有多个offer然后讨价还价是很正常的。如果你自己在创业,从管理者的角度考虑,你会同意这篇文章的观点吗?不许讨价还价并不意味着要给低工资。

如果一个求职者因为钱的问题拒了你给的offer而去了其他家,也不用太伤心,这样的人你如果真的召来了,什么活也不干、隔三差五地要求涨工资,受得了吗?

现在湾区很多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都不会轻易给正式 offer,一定反复确认你真的要来吗、你真的要来吗、你确认要来吗,直到比较有把握了才发正式offer、给出具体数字 -- 然后24小时内签字;怕你拿去 shopping around。这也造成了很多求职者不管三七二十一、凡是offer都接受,最后再毁约、留下最好的offer -- 这很损人品的,圈子很小,都会议论的。

这种雇佣关系的都很有意思,每个人都有角色转换的时候,一开始是给人打工,最后有可能是别人给自己打工。就像读书时候,几个同学聚在一起说导师管太严、钱给太少;毕业了后开始带学生了,又聚在一起说学生太不用功、假借外出开会到处旅游,哈哈。

Jack's comeback

Jack Dorsey已经成熟起来了、学会信任左膀右臂、学会放权。他习惯早上在Twitter、然后经常性地去第10街小咖啡店买Blue Bottle咖啡(Google Ventures投资的咖啡),然后下午在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