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 第791期

Google 的 moonshot projects

Google收入里89%来自广告,这是一家著名广告公司。在主营广告业务之外,他们还有一堆烧钱的side projects,软件、硬件、长生不老药、热气球、无人驾驶车等,无所不有

警惕那些产生负价值的开发者们

在我们职业生涯的某几个时间点,不管在多么酷炫、多么牛逼的公司,我们总能遇到那么几个自负的垃圾程序员,他们提交垃圾代码严重降低整个团队生产力而且还死不悔改。

靠点击为生的人

Amazon 在 2005 年推出 Mechanical Turk 平台,人类可以在上面接活赚取微薄的收入,比如点几下鼠标肉眼识别图片内容之类的任务。这样的平台也可用来发动廉价劳动力训练AI。

Mechanical Turk 上的廉价劳工 75% 来自美国,15% - 20%来自印度。文中有个例子:一女的靠 Mechanical Turk 养家糊口,老公失业在家带小孩;一天工作 17 小时,一周工作 7 天;8 小时赚个 $25 算是不错的了;进行图片识别任务的时候,常常能看到血腥恶心的图片。

从电子游戏到人工智能:Nvidia 的进化之路

Nvidia 创始人 CEO 黄仁勋出生于台湾,9岁随家人移民美国,15岁全美少年乒乓球赛双打第三名,30岁时与其他俩合伙人创立Nvidia,股价在过去5年翻了5倍多。

"I always think we're 30 days from going out of business," Huang says. 曾经也有一位中国的 CEO 说过类似的话。。。

对于 YC 创业公司来说,早期快速增长并非好兆头

YC 流派的创业追求快速增长(盈利、用户数等),每周至少增长5%-7%。作者观察了8月份YC demo day的22家公司的数据,平均每月增长60%。面对如此漂亮完美的数据,风投进城如何防骗?

"As investors, we should be focused on whether a company has impressive engagement and retention metrics. We should examine its early unit economics closely. We should see if its users absolutely love the product. If these foundational elements are in place, I for one am usually willing to bet that growth will come, and that it will come sooner rather than later."

尽管盈利、活跃用户数等有一些第三方机构在 audit,给造假制造了一定的门槛;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类似国内这家公司的案例其实是很普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