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6 第542期

Everything is possible but nothing is free

这是一篇关怀 makers(程序员、设计师等手艺人)的文章。makers肯定会遇到非makers问:你能在做A的同时顺便做一下B吗?C功能容易做吗?答案是,任何事情都能做,只要你肯给钱来买我的时间。

妄想免费使用我的时间?没门!

硅谷最省钱的创业公司

这是一个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留在硅谷创业的人。晚上睡在车里(Palo Alto在车里睡觉是合法的),狂发邮件约硅谷名人出来“喝咖啡”(还真能约得出来),并寻找技术合伙人(真的找到了)。

到哪里洗澡刷牙?每个月$39的健身房会员!这是2012年的文章。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哥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了:)

AdMob的故事:从读MBA的side project到被Google以$7.5亿收购

作为连续创业者到沃顿商学院读MBA的那一年,9月开始写AdMob代码,12月上线,隔年5月被风投追着要投资他;Steve Jobs邀他去自己家里谈收购,最终以更高价格卖给Google。

湾区日报的 iOS app 里就是用 AdMob 做广告的。

26.6%的Spotify用户是付费用户

使用Freemium商业模式的、面向个人用户的产品里,Spotify的付费用户比例超高。相比之下,Evernote是4.1%、Dropbox是4%。本文从产品设计方面分析了为什么Spotify有这么高比例的付费用户。

Slack 的付费用户比例是 30%,但 Slack 是面向公司用户的,让公司掏钱当然比让个人掏钱容易得多。

Dark Social

运营网站的人都要跟踪并分析访问者们是如何进入自己网站的:搜索引擎、有名有姓的社交网站、其他网站等。但如果是从邮件或聊天软件里点进网页,是很难追踪得出来的,这就是所谓的dark social。

"According to new data on many media sites, 69% of social referrals came from dark social. 20% came from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