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0 第515期

Designing the Conversational UI

越来越多的app、线上产品在尝试使用聊天界面,比如之前介绍的 Quartz,用聊天界面读新闻。本文总结了设计这种聊天界面的注意事项,基本上是纯文本界面,跟命令行一样了:)

Medium尝试让互联网变成文明的分享idea的地方

似乎在Medium上很难看到低质量的、骂人的、人身攻击的言论。并非Medium不存在这样的不文明现象,而是一方面他们有人在管理,另一方面他们从UI、产品设计上让你很难看到不文明的言语。

Medium 会优先显示你的好友的评论(看起来语言比较文明);Medium 支持在文中高亮句子评论,这样鼓励大家至少读一下文章再说话,某种程度减少了网上很多那种文章连看都没看就叫嚣『写得很烂、垃圾文章』的现象。文章最后也提到了 Medium 即将开始赚钱了,以后大家能在 Medium 上看到广告了。

The 5 Whys Of Feature Bloat

一个产品不断进化,功能繁多、复杂、难用,因为大家喜欢加功能、而从不删掉没用的旧功能。一个产品功能的维护成本(比如不断修bug、兼容性)往往会比开发成本高很多。

一个产品功能可能还有极少数用户在用,如果删掉了,这些嗓门很大的用户会不爽,尽管大部分用户不care、也不出声告诉你『没事的,尽管删』。短期利益看,删产品功能只会得罪部分用户、似乎没啥好处;长远利益看,降低了未来的维护成本(长尾、很长的长尾)。

使用群聊软件就像整天都在跟陌生人开漫无目的的会议

Basecamp 创始人 Jason Fried 历数群聊软件种种罪状,他最后提出的这个建议不错:在工作中应该 "real-time sometimes, asynchronous most of the time"

以后工作中都要制定『聊天礼仪』,在你要 @ mention 某人、或者 direct message 某人的时候,请三思一下,你可能粗鲁地打断了某个 maker 的工作,maker 是需要连贯的几个钟头才能高效做出东西的,他们的时间是需要保护的:)

在 Venmo 工作学到的东西

同事吃饭AA制,小额转账现在很多都用 Venmo 了。作者是 Venmo 第一个员工,本文基本记录了 Venmo 早期的发展历程。公司差点做不下去,差点转型。幸亏最后坚持了下来。

早期的 Venmo 如何建立的工程团队?公司创始人穿着 Venmo 的 t-shirt 走在街上,被一个用户拦住;该用户一口气介绍了几个人过来;他们就一口气招了6个工程师。这一切,都源自街上的一次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