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0 第486期

Building a Business, not an App

两个例子鲜明对比:Unread是很流行的iOS RSS app,开发者每个月赚1750刀,与付出的劳动完全不成正比,还不如去找份工作;Pleco是给老外学汉语的app,界面不算精致,但赚的盆满钵满。

只有极少数单一平台的纯粹的app能为独立开发者们带来稳定收入,其他的必须是已有business,已有品牌的自然扩展,比如文中详细介绍的 Pleco,2001年开始上线(没看错,15年前),在Palm上卖了好几年(与App Store不同的生态),他们买中文字典、手写识别技术等的授权,app能给用户带来真正的价值。

其他的例子:做了几年的论坛,有了品牌有了用户,再推出app;做了几年科技媒体,有了品牌有了读者有稳定的广告收入来源,再有app。当然,任何事情都有例外。你当然也能举出就靠一个app养家糊口的独立开发者的例子,很少罢了。

Twitter的身份危机

说的是Twitter,但其实是所有以广告为主要盈利手段的公司。这类公司有两种:1. 拼用户数,纯卖广告(Snapchat,其他线上媒体公司);2. 靠自身平台采集用户数据,然后数据开放给他人,让他人更好地投放广告(Facebook)。

大家普遍把Twitter归为第一种,只要用户增长一放缓,股价就大跌每个外人瞬间都化身Twitter的产品经理畅想各种产品功能;如果Twitter明确转成第二种,或许还能转移各方对用户增长放慢的注意力,安心干点用户喜闻乐见的事。对了,今天 Twitter 市值跌破百亿了,LinkedIn 也接近百亿了,而 Yelp 的市值差点就要跌破十亿。

Apple的软件质量不断下降

文章报怨的主要是Mac与iOS上的那些原装App。我觉得,如果Apple那些原装App都很牛逼了,那些大大小小的在Mac或iOS上开发App的公司还怎么出头?每个Apple的原装App都有第三方替代品,你得让他们看到希望啊~

如何估计软件开发的时间

没有技术背景的管理者如何估计某个软件功能开发的时间?文章介绍了一种方法:把开发过程分成几个阶段,叫几个熟悉代码的工程师过来,让他们当场讨论每个阶段需要的时间。

我在搭建与运营Hacker News过程中学到的东西

Paul Graham做Hacker News的初衷只是为了测试他与Robert Morris开发的新语言Arc,顺便为YC的创始人们提供一个可以分析链接讨论问题的地方。

本文写于2009年,HN那时已运营了2年,当时的日独立访客数2.2万。与所有线上社区一样,HackerNews最有价值的是那些高质量的用户高质量的讨论。如何保证用户持续高质量,分享的东西持续高质量,发表的言论持续文明礼貌高质量,比加个新功能或者美化界面要重要得多,也困难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