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6 第21期

Appium:功能测试App的框架

软件工程师(尤其是高学历的)一般都只喜欢做高大上的写代码的工作,不想做测试,不想做运维,不想做“没技术含量”的工作 -- 实际上世界上没那么多有技术含量的事情让你做。 小公司一般无法奢侈地有专门的测试岗位。所以好的测试都得靠工程师自己做。比较好的practice是,架一台大电视屏幕,显示几个跟代码有关的指标 -- 最重要的指标是,test coverage。这样有助于帮助团队理解test是不是有足够大得覆盖率。 昨天在微博看到Fenng在调查大家怎么做app的测试的。我就想到了Sauce Lab做的Appium。前几周他们的工程师来给talk,介绍了这个测试app的框架,支持iOS和Android。跟Selenium有点像,你可以用各种语言(python, ruby,nodejs等)来写test case,然后它会自动启动模拟器跑app、跑测试、模拟输入、模拟各种手势等。基本上,每个工程师,一人贡献几个test case,一下就能把整个团队的code base代码质量提高不少。

Stripe第一个版本长什么样

看完后,印证了Reid Hoffman (linkedin co-founder)的一句话:
If you are not embarrassed by the first version of your product, you’ve launched too late.

推倒重来,赚几百万

文章讲了一个故事:作者如何做艰难的决定,放弃做了两年的东西,重头来过。最后做出几百万价值的产品。 他也总结了一开始自己的团队犯的错误,我觉得也是很多创业团队会常犯的错误:

  • No product mindset / No clear vision / No knowledge of our industry: 一帮程序员,埋头coding,瞎做。
  • Bad Software Architecture:一开始代码写high了,毫无章法,最后要再加新功能,就很困难了。往往每加个新功能都要动到代码的每一部分,然后回归测试变得越来越困难。
  • No Marketing:现在的世界不是写好代码就能立刻卖钱的世界了。现在是2014年,不是1999年。
  • Magical thinking that the next feature is the ONE:乱加功能。可能Steve Jobs传记之类的书看多了,相信自己不用做用户调查就能做出用户意想不到功能,然后瞬间走红。
  • Didn’t trust our own product:这是很重要的一点。自己做的东西,自己都不敢用。那其他人更不会用了。

Docker和Vmware全面合作

去年年初,去参加一个golang的聚会。Docker的创始人/CTO Solomon Hykes现场demo了docker。那时候,docker还不是那么有名;那时候,他们公司还不叫docker。当他demo完后,全场振奋。 今年去参加了DockerCon,真是感到短短一年,docker成长了许许多多。Google、facebook、ebay等大公司也都纷纷把docker用在自己production的环境里了。 Docker + vmware  

Whatsapp月活跃用户突破6亿大关

很多公司都把月活跃用户(MAU,monthly active users)当成一个重要指标 -- 尤其是Facebook(有人不知道Whatsapp被Facebook收购了吗?)。每次面试Facebook出来的员工,开口闭口都是MAU;每次问他们为啥要离开Facebook,答案清一色都是希望能对组织有更大的贡献(题外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