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2 第1161期

Amazon下的一盘大棋

做平台不易,先从线上书店做起,后逐渐开放给第三方进驻形成平台;内部infrastructure问题日剧严重,下力气解决之,后摇身一变AWS卖出来;地位稳了,先做平台Alexa,形成开放生态系统。

硅谷式扶贫

通过卫星拍摄下肯尼亚乡村全景,在Mechanical Turk请人标记出图片上哪些房子是茅草屋(穷人的标志),派人根据GPS导航到标记的房子,给个手机发钱,给的钱不限用途。

让 Mac 笑起来的女人

Susan Kare就是Mac字体和图标的设计师,而之前屏幕上只有单一无聊的字符串。她从一名雕塑艺术家意外转行,耳熟能详的作品还不少:Windows上的纸牌游戏,Facebook的Gifts图标等等,现在掌管着Pinterest的产品设计。

The Freakishly Strong Base

都在研究巴菲特复利哲学的精妙,但忽略了他的基础:他30岁就累计了$1百万。这个太重要了,下面有个简单假设计算。

假如他不是10岁开始投资积累财富,而从20岁开始,到30岁以他的聪明才智资产跻身10%达到$2.4万(按当年标准),照他的投资回报率计算,现在他的资产是$19亿!那他现在就不是“投资之神”了。

Uber 司机是企业家吗

Bill Gurley说司机是企业家,Uber新CEO也发起魅力攻势,都是要稳住司机的心。但Uber和Lyft等的替代性太强了,司机没有忠诚的动力,更何况丑闻爆发的时候,很多用户怒删Uber,司机更留不住了。

2017年初的数据显示:只有四分之一的司机在使用Uber一年后还继续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