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4 第550期

A Culture of Quitting

如果公司上下都接受好的员工容易离职这一现实,有几个好处:1)员工刚入职就做好将来离职时交接工作的准备,时刻写好文档;2)员工离职后不是“前员工”,而是alumni,像校友网络一样,继续互通有无共同进步;3)当离职是常态,差的员工就比较不会赖着不走。

本文是针对前几天分享的“死海效应”给公司们出主意。

BuzzFeed到底是什么

BuzzFeed是后网站时代第一个家成功的媒体公司。用技术驾驭众多内容分发渠道(各种社交网站、app),为各个渠道定制内容,通过数据分析不断自我学习,生产更多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

硅谷的性别歧视

Pinterest的女工程师以自己成长经历控诉硅谷的性别歧视。台湾移民家庭(父母都是计算机PhD)、斯坦福本科、Facebook与Google暑期实习。

Khan Academy 内部改用Slack的过程

他们用了很久的HipChat,在HipChat上集成了用Hubot做的聊天机器人以及很多外部的SaaS服务。HipChat问题很多,他们挣扎了一下,忍痛用Slack替换掉HipChat。

这一过程,投入俩工程师改了很多代码,而且还要说服团队里其他人接受Slack这个新工具(人们普遍都是不喜欢改变的)。对了,Khan Academy 部署代码的系统叫做 Sun Wukong(孙悟空)。。。也是集成到聊天工具里的聊天机器人

Instagram 是如何做持续部署的

他们一天部署后台代码30到50次,大部分情况不用人为干预。直接部署master branch的代码。文章描述了他们从非常手动的快糙猛的部署代码的流程,进化到几乎是全自动的持续部署的过程。

如果哪个工程师成为了老鼠屎,commit了有bug的代码,导致CI的测试挂掉挂掉、或者canary机器上有太多错误,他们oncall的工程师还是得手动地revert这个commit并把这件事及时通知团队其他成员。软件工程真是团体运动,每个人都要力争成为一个好队友。

有效的、全面的、快速的测试,是实践持续部署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