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4 第777期

2016 年面试亚马逊实习生工程师的经历

这个“面试”其实是很荒谬的在线测试:安装一个 Chrome 插件,它全程开摄像头、录音,监控地理位置、你头部与眼睛的移动,记录你访问过的网站。是要被逼到多走投无路了才会去进行这样的面试?

前两天 Hacker News 为这篇文章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大家的普遍反映是:WTF?!

The Disclosure Indicator

相当喜欢这种不卑不亢的 maker 与非 maker 正面交锋的文章:)他们是帮人做 app 的公司;很多客户都觉得自己的 idea 宇宙无敌好,都要他们签 NDA、把事情弄得很复杂。尽量远离这种基于不信任的合作。

逼着要签 NDA、事儿特多的客户,一般也都不会按时付钱的。

Mark Cuban 的高效工作与养生之道

上世纪互联网泡沫中真的发了财的小牛队的老板 Mark Cuban 是个有意思的人。避免开会与打电话(同步通讯),尽量靠电子邮件(异步通讯);半夜绝不看手机也不查邮件。

采访 Kickstarter 第一号员工

如何加入 Kickstarter 的?她08年在纽约的第一个月与前同事去看 show,该前同事的新上司也在那,他们一起聊得不错;2年后,前同事的新上司要创办一家叫 Kickstarter 的公司,发了邮件邀她见面,然后就加入了。

在真实的网速下进行测试

在办公室里工作的工程师是在超快的网速下进行开发的,而真实的用户往往是在网速极慢的情况下用手机访问你做的网站/app。本文介绍了各操作系统上限制网速的工具。

Chrome 上的 DevTools network emulator 可以很方便地模拟慢网速,测试网站访问的体验还算够用。

我也感到很内疚,因为我在做湾区日报的时候是在旧金山测试,访问超快、也没有“墙”的问题,所以我很难体会到在中国、使用手机、行走状态下或在地铁里访问湾区日报网站或 app 的用户的体验的。等我回一趟国就能比较有动力去改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