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3 第698期

采访 WhatsApp 的第一个 iOS 工程师

2009年作为合同工参与 WhatsApp 第一版的 iOS app 的开发,当时整个 WhatsApp 只有3个员工。每周五带老婆与女儿到 Facebook 餐厅吃早餐。

被问到工作中有哪些挑战性的活时,他的这个回答不错:WhatsApp 必须兼容各种老旧的 iOS 版本,这给开发带来很大的不便,但他们坚持这么做,WhatsApp 是很多人与家人朋友沟通的主要方式,他们不放弃那些使用老旧手机的(第三世界国家?)用户。

John Carmack on Inlined Code

由于不清楚所调用的函数的 side effects(不知不觉改了某全局变量)而引起的 bug。John Carmack 认为这种大量 side effects 的代码直接内嵌得了,为追求代码风格而重构成函数,反而容易被人误用。

John Carmack 是经典第一人称射击游戏 Doom 的开发者。现任 Oculus VR 的 CTO。后来的半条命/反恐就是基于 Doom 的游戏引擎开发的。

Javascript 继攻占了 web 后,正在占领桌面应用

越来越多的桌面程序使用 GitHub 的 Electron 来开发;Javascript + html,跨平台。例子:Slack、微软的 Visual Studio Code、Javascript 之父的新浏览器 Brave。

创业公司的员工赚得并不多

文中从各种角度估算创业公司早期员工收入所得的期望值。撑过A轮融资后的创始人或许比正常大公司的高级工程师赚得多;Facebook或Google的前100号员工或许赚得比纸面估值$10亿以上的公司们的创始人要多。

为什么 iPhone 7 上没有耳机孔

Apple 历来有勇敢放弃旧技术的传统,当年从电脑移除软驱、光驱,被骂死了;现在又从 iPhone 移除耳机孔,为啥?为了腾出物理空间给加强版的摄像头与电池,为了推动无线耳机的普及。都已经“移动”(mobile)了,还用有线的耳机?

有个老美朋友的奶奶在东部生活,指甲留得很长,使用 iPhone 必须用触屏笔;不用的时候,她的触屏笔一般都是插在 iPhone 的耳机孔上的;这下她没法升级到 iPhone 7 了,没地方搁触屏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