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7 第1010期

采访 Houseparty / Meerkat 的创始人 CEO

他是以色列人,学建筑的。建房子能把人聚集在同一空间里,做 app 也行,于是迭代了几个视频直播类的 app,最有名的是已下线的 Meerkat。文中不少好词好句。

If the last decade was about sharing, then the next would be about participating.

People don’t want to be impressed. They want to feel valued.

成为10x 数据科学家

文中描述的这种人根本就是一个碰巧在做数据分析的全栈工程师!懂业务、善沟通、写得一手好代码、还会做运维自己搭服务器、自己动手部署代码/模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产品经理这么对待设计师是正常的吗

很多设计师觉得自己的劳动得不到别人(尤其是产品经理)的尊重,自己只是被当做毫无创意的做图工具而已。到底产品经理怎样的表现才是正常的?

Facebook 的 Product Design VP 在本文里进行了解答,大家得假设同事们的出发点都是好的(best intentions),别太敏感了;这在文明、开放的工作环境里是适用的。

设置一个性能预算

做项目前往往都要有预算:金钱预算、时间预算。做软件项目还应加入性能预算,如这个网页在特定条件下(特定网速)的最长加载时间。性能预算也会影响产品需求,超过预算就得砍需求了。

On being an asshole

当听到一个(看上去)愚蠢的创业 idea 时候,投资人、媒体、路人会瞎起哄、冷嘲热讽。更让人心寒地是,很多创业者、makers 也会毫无理由地跟风恶毒攻击其他同行。

criticism 与 critique 是有区别的:criticism 是毫无理由地否定、批评,而 critique 是理性地提建设性意见。文中提到瑞典有句俗语:“the tallest poppies have their heads cut off”(类似中国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种见不得别人成功的、不包容的环境下是难以创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