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7 第692期

采访 Amazon 第一号员工

在去Amazon工作以前他做了近20年的程序员。Jeff Bezos 用了一整个夏天说服他从Santa Cruz搬去西雅图。最早的Amazon跑在两台Sun工作站上。Amazon上线两年半后公司上市,他在那工作了5年。

他跟Jeff Bezos关系并不是很亲近,想不到Amazon最后能做那么大。以前分享过Amazon在1994年招工程师的广告,看到这个广告的你,会不会加入这个“啥都不缺只缺工程师”的人的公司?

We’re F*cked, It’s Over. Or Is It

一个创业经历分享:一开始做煮饭界的 Uber,弄了一个平台连接煮饭的用户与想吃饭的用户,讲了一个好故事、一开始就有媒体报道,可惜没啥回头客。被迫转型:他们自己做饭、送餐上门,简单的idea,没想到却做起来了。

网络效应的负面作用

有些线上服务是用户越多、网络效应越强、使用体验越好、越有价值。但网络效应也有负面作用:用户多了,鱼龙混杂,生成垃圾内容、优质内容的比例下降、网络暴力、充满纠纷,用户越多,用户就体验越差。

从 Instapaper 被收购学到的教训:Freemium 模式行不通

允许大部分用户免费用部分功能,靠少部分愿意掏钱的用户支撑公司运营?免费用户没动力掏钱,公司从用户身上赚不到钱只能三心两意到处融资,产品不是做给用户的、而是做给投资人看的;恶性循环,卒。

Strangler Application

重写复杂的软件系统是很难的事,尤其是当该系统正被其他同样复杂的系统使用的时候。文中提出了循序渐进地重写并替换旧系统的方法,就像藤蔓植物慢慢吸光依附的树的养分一样、最终将树(类比旧系统)“勒死”(strang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