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9 第485期

设计师需要写代码吗

这是Quora的设计师在向世界上大部分在平庸的公司工作的同仁们炫耀Quora内部十分了得的开发工具,高度的自动化流程,顺畅的代码持续部署。

在公司里写代码,很多时间都花在找代码的过程上,某个bug某个功能相应的代码片段在哪里?Quora里有小工具,可以在网页上点击一下,自动映射到相应的Python代码片段,再点击一下,打开文本编辑器直接修改 -- 所以设计师们可以方便地改网站的外观,并且可以几分钟内自己部署代码到production。由于网站高度模块化,如果修改的那一部分弄砸了,也不会影响到其他模块。

今年是2016年,这篇文章展示的是Quora在2012年的技术。

手机屏幕越大,使用越频繁

因为大屏手机把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的生意给抢了,比如阅读/看视频。

创业公司在逐渐成熟的市场里更没有机会

即使在所谓科技圈,非技术的东西更重要(营销,渠道,运营,各种资源等)。

There will continue to be successful startups that are mostly focused on the tech part — but it has to be deep tech, not just clever tech.

Uber 换新 logo 背后的故事

其实不只是换 logo,这是一个 rebranding 的过程。从2013年底开始陆续找公司外的人做,拖了很久,去年初决定公司内的设计师接手继续做。Uber品牌的设计过程基本就是在为CEO量身定制他的个人品牌的过程,艰难无比。

To Kill Code

往往因不理解现有代码的行为而改了代码,引入bug。文章提议,测量代码的running coverage:一段时间内哪些代码没有被执行到,这些都可以大胆删掉(风险相对小),扫除定时炸弹。

一段代码跑了10年,公司里理解这段代码的人都离职了,谁还敢改这段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