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7 第493期

解谜游戏 The Witness 是如何制作的

Jonathan Blow 用他在上一款游戏 Braid 赚的钱来开发 The Witness(几百万刀)。原本计划制作18个月,可供玩家玩上5个钟头的游戏,最后变成了耗时6年,可以玩上100个钟头。一个小团队,不差钱,精益求精。

应该多支持一下独立开发者。这是一套可以玩100小时的游戏,售价$40。贵吗?对比一下,一部2、3小时的IMAX电影的电影票多少钱、演唱会门票多少钱等。

腾讯的美国人PM对中国手机App的UI趋势的观察

继2014年底他发的那篇长文后,这篇文章是后续的一些观察:用户等级,弹幕,支付宝抄袭微信,各种AI聊天机器人,互联网金融产品等等。

Consistent, Thin, & Dumb: Redesigning the Spotify iOS App

团队人多了后,写UI的代码很容易出现不一致的情况,比如同一类型的按钮在不同屏幕大小颜色有出入;而且很容易UI代码臃肿。看看Spotify的iOS团队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他们每月有40人提交iOS app的代码,力争做到一致,简单的客户端代码,业务逻辑尽量放到后台(传json指导客户端如何显示)

Surviving Whatever Comes Next

来自 Mattermark CEO 的建议:资本寒冬到来前,创业公司的 CEO 该怎么做?

82%的Super Bowl广告相关的搜索来自手机用户

现在大家都是边看电视边拿着手机或平板电脑。观众们看到2016年的Super Bowl广告,会立刻搜广告里的产品或品牌。移动设备并不是移动的时候才用,在家里,不移动的时候也用,而且用得比移动的时候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