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8 第1035期

自拍工厂:为 Instagram 而生的博物馆的崛起

套路:搞艺术展、搞博物馆,专门针对喜欢自拍喜欢各种晒的人卖门票,在社交媒体上造势。例子:最近很红的、门口大排长龙的旧金山的冰激凌博物馆。

“到里面参观的人除了自拍外都不知道该看什么”,哈哈哈。"I was there. I came, I saw, and I selfied." 我自拍,故我在。

The Long Nose of Innovation

人机交互开山鼻祖级大牛、微软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Bill Buxton 发表于 2008 年的经典文章。创新固然重要,但漫长的改进、最终产业化/商业化的过程至少同等重要。

"An idea may well start with an invention, but the bulk of the work and creativity is in that idea's augmentation and refinement. The newer the idea, the coarser the granularity of most analysis, and the more likely people are to say, "oh, that's just like X" or "that's been done before," without any appreciation for how much work and innovation is involved in taking an idea from concept to wide practice."

越做越复杂的软件工程项目

什么都不缺就缺程序员的人招了程序员来做改变世界的 app,即使极度克制“不乱加功能”,也还是越做越复杂。为啥?因为看上去很理所当然的功能实际做下去就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来自我的经理的职场建议

这是作者的经理离职前与他 1:1 后整理的笔记,关于职场、个人成长、管理等的金玉良言。这个不错:即使不想换工作,也要常常看看其他公司的招聘页面,了解一下人才市场需求。

科技圈业内人士对手机上瘾的担忧

几年前他们创造了让人们上瘾的手机 app;现在他们纷纷尽一切可能避免自己上瘾。他们是做出 Facebook 点赞按钮的工程师、设计师,是“下拉刷新”的发明者,是曾经鼓吹如何设计上瘾的线上服务的专家,是 Facebook 与谷歌投资人。

就像电视剧、电影里一帮人造出了怪物,后来他们后悔了就帮忙打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