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7 第950期

美剧 Silicon Valley 的 “Not Hotdog” app 是如何做出来的

这是一篇非常技术性的文章,说实话,大部分内容我是看不懂的。一个人用 React Native、TensorFlow 与 Keras 断断续续做了几个月,识别图片不需联网、手机离线就能识别。

用 Macbook Pro 外接 GPU,用 80 个钟头训练15万张 hotdog 与非 hotdog 的图片。使用 CodePush 绕过 App Store 的审核直接更新 app 里的 model。一开始的原型是用 Google Cloud 的 Vision API 做的,识别效果不好、而且如果这个 app 红了就要付很多钱给 Google(后来还真的红了)。

Mint 创业初期用户增长的手段

2006年注册公司、2007年9月上线、2009年11月以 $1.7 亿卖给Intuit,当时用户数“才” 150 万。Mint 用户价值比较高,毕竟都把自己银行账号绑定、并给出了平时的消费记录。

这是一个成熟的有经验的创业团队,从产品上线到用户增长,都相当有策略性。在写代码之前、验证这个 idea 就花了几个月时,去火车站拦住路人问卷调查;内容营销、SEO、社交网络等用户增长的手段都不新鲜,但执行得相当不错。同一个概念不同的人来操作,效果会差很多的。

新的线上服务的用户增长变得越来越难了

移动互联网基本饱和,最大的那几家公司主宰了用户的所有注意力;用户变聪明了,在他们面前展示广告、他们当做没看到;如今的大公司不像以前那样又笨又慢,他们抄袭速度巨快无比。

科技圈是有周期性的,每个周期结束时都有一堆五花八门的领域出现,希望能从当前拥挤的某个平台里杀出一条血路、在新的平台里崭露头角。看样子今年差不多也是移动互联网这个周期的结束,VR、AR、比特币、无人驾驶车等五花八门。

在我的网站禁用 AMP

AMP 页面直接被手机版的 Google 搜索结果缓存,打开超快,这是好事。但是,如果网页有对应的 AMP 版,分享到 Twitter、其客户端会强制打开 AMP 版(阉割版的网页),很不爽。

我也注意到了,最近湾区日报的 AMP 版网页访问量变大了,原来是 Twitter 搞的鬼。分享正常版的网页到 Twitter、从 Twitter 客户端打开就强制变成 AMP 版了,打开速度其实也快不了多少。我再观察一段时间,看是不是也要在湾区日报网站上禁用 AMP 了;毕竟 Twitter 带来的访问量比 Google 带来的访问量要大得多。

高中辍学生投资比特币的故事

他2011年时12岁,用奶奶给的$1000买了比特币。父母承诺:如果18岁前赚$100万,就可以不用读大学。现在他拥有403个比特币,价值超过$100万了。

他在2013年底比特币开始狂跌之前卖掉,赚$10万;然后去开公司与旅游。之后把公司卖了,在拿$10万现金与拿300比特币之间选择,他选了300比特币。他父母是在斯坦福读 PhD 时认识的,很开明。他俩哥哥都是16岁读大学,一个读 Johns Hopkins、现在开软件公司,另一个读 CMU、现在 MIT 读 P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