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1 第868期

现在我们知道为何微软买下 LinkedIn 了

硅谷对微软一贯持有敌视的态度,微软要想改善自己在硅谷的名声,就需要一个八面玲珑的硅谷通。微软买下了 LinkedIn,然后 LinkedIn 的创始人Reid Hoffman 加入了微软董事会。

他可以一通电话、一封邮件几分钟内联系上硅谷任何一个台面上的人;这对将来招聘重要的职位、或与其他硅谷公司谈合作都至关重要。长远来看,这是值 $260 亿的(收购 LinkedIn 的价格,相当于微软一季度的收入)。

采访 Techmeme 创始人

Techmeme 不写原创文章,而是靠人力手工聚合当天的科技新闻。网站访问量不高,但读者群体质量不错,你听说过名字的硅谷科技公司高管、CEO、创始人基本都是读者。

Techmeme 比较有名的读者有:Facebook 的小扎,Google 的劈柴,LinkedIn 的 CEO,Twitter 前 CEO,微软的 CEO 等。既然能吸引到少数高端读者,就没必要去迎合多数低端读者了。

在思考湾区日报盈利模式的时候,我有参考过 Techmeme 的方式;但最终还是采用了类似 Daring Fireball 的一次只接受一家赞助商的方式,因为我反社会、不想与太多人打交道:)哈哈。

三个湾区

旧金山湾区长大的三个不同家境的人:1,家境好,读藤校或斯坦福,毕业后生活小资;2,家境中等,读非伯克利的州立大学或二流文理学院,最终湾区待不下去,搬到外州;3,家境一般,父母一方是移民,社区学校毕业,屌丝一生。

阶层是会流动的,只是流动得很慢。家庭能提供的起点,真的对以后的路怎么走影响很大。你能举出一些出身贫寒最终发达人尽皆知的例子,但更多的情况是家境好、接受好教育、有好的人际圈子、毕业后高收入或创业小成功(卖几千万但不被新闻报道的那种)。

Firebase 的创业经验

Google 收购 Firebase 后将其打造成一站式开发 app 的服务。而 Firebase 创业初期,他们经常去 hackathon 现场与小屁孩们一起通宵、帮他们做项目、顺便推广自己的 API 产品。

一家公司要成为 hackathon 或相关活动的赞助商往往要交几千上万的赞助费;而 Firebase 当年则是帮参与者们买啤酒,相当于“赞助商”,但买啤酒的钱就少得多了,很鸡贼啊。如果用户是开发者,多跑一些 hackathon 是有好处的。

定位与黑盒

做产品首先要了解自己的产品,两种了解自己产品的思考方式:1,定位:文中给的那个完形填空自己练习一下;2,黑盒:输入、输出、流程几个步骤分别是什么,弄明白了就能有目的地不断迭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