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9 第683期

混蛋驱动的软件开发

大家都很熟悉 TDD,测试驱动的开发;本文抛砖引玉,提出了各种糟糕的软件开发方法论,比如 Asshole driven 的开发:团队中总有那么一个混蛋,啥都不懂,但大家都得顺着他的意思去做,由他这个混蛋来驱动项目的进展。

升职驱动式的开发:做可见度高的、容易升职的工作,这种方法论在大公司很常见;欲盖弥彰式的开发:当软件出现问题的时候,别让人发现是我的代码带来的问题,开发过程中得注意如何掩饰自己的无能;简历驱动式的开发:善于在项目里使用最新最酷最炫的不成熟技术,方便在自己简历上多加几个酷炫关键词。文章底下的评论,聪明的网友们贡献了上百种软件开发方法论,大家欣赏一下:)

Arianna Huffington 谈睡眠、起床习惯与工作

没有闹钟,每早7点以前自然醒,睡足8小时;起床后不看手机、冥想30分钟、2杯咖啡、自行车锻炼;下午2点后不喝咖啡;晚上睡前30分钟把手机关机,手机与其他手持电子设备不进卧室。

她是Huffington Post创始人,后来$3亿卖给了AOL。她今年66岁;生于希腊,40岁成为美国公民,55岁创立Huffington Post,大量依靠搜索引擎引流的媒体网站。今年还出了一本写睡眠的书:The Sleep Revolution

做了个 Slack 聊天机器人帮我在旧金山租到房子

在旧金山城里租房很难,都得在固定的 open house 的时间大排长龙去看房,然后提交厚厚一叠申请材料,工作证明、身份证明、工资证明、简历等,像申请学校一样。作者很有创意地做了个Slack bot及时通知合适房源。

这个 Slack bot 的原理:Python 代码每20分钟抓取 Craigslist 上的房源,可以设定筛选条件(如在某特定区域、在地铁站附近等),有合适的房源就及时通知到 Slack 上。代码在 GitHub 上。

创业公司能从 Uber 在日本的失败中学到什么

各国人民都不信任政府,但他们更不信任公司。Uber 之类的共享经济公司在进入美国以外的市场时都要与当地政府打交道,当与政府有冲突时,这些公司会幻想当地老百姓像美国人那样站在公司这边(有点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感觉),而往往事与愿违。

Programmer, Interrupted

讨论了酷炫科技公司在开放办公室环境下的普遍问题:程序员程序写到一半,分心去做其他事情(如同事跑过来聊天)后,得费很大劲才能继续接着写刚才的程序;此时,常常忘了刚才代码写到哪了、逻辑接不上。

文中提到一个土办法:程序写到一半被同事打断了,你可以在那一行代码随便打几个字、引入编译错误;与同事聊天完了,回过头来编译一下代码,顺着编译错误一下子就能找到刚才自己是写到那一行了。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但还挺实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