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5 第620期

正在转型为 machine learning first 的 Google

公司里的员工积极参与机器学习的技能培训;Inbox 里的 Smart Replies 的故事;说服做搜索的那帮顽固派们,将机器学习应用到搜索结果的排序里;开源 TensorFlow。

Marketing Attribution

采访了 Slack 现在的 CMO Bill Macaitis,很 high level 地谈了 Marketing attribution:如何知道哪个营销渠道效果好?

Attribution 是很容易理解的概念,但执行起来很复杂:用户在Facebook上看到了你的产品的广告;3天后他又在Google的搜索结果里看到了你的产品广告;1周后他在地铁站看到了你的广告;2周后他点进了Twitter上的广告并购买了你的产品。到底用户为啥购买了你的产品?哪里投放的广告效果好?

应该培养小孩的编程能力还是创造力

Apple 将在 iPad 上推出 Swift Playgrounds 教小孩编程。作者怀念了一下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 Apple 经典软件 HyperCard,认为 HyperCard 提供空白画板容易激发创造力,而 Swift Playgrounds 有太多条条框框。

10年行权期是合理的

大部分创业公司员工离职90天内必须行权(买公司股份),否则逾期作废。Quora 是第一家允许员工在离职10年内可以行权的公司。此文是 Quora 的创始人 Adam D'Angelo 所写,是用来反击 a16z 的 Scott Kupor 站在风投的角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观点

创业公司员工的期权困境

有一些颇有良心的创业公司采取了新政策:员工可以在离职10年内购买公司股票,而非大部分公司规定的90天。本文作者认为这一政策对仍在公司里工作的或新加入公司的员工不公平;他还提出了一些激进的员工股权分配的方案。

硅谷创业公司普遍实行的"离职90天内必须行权,否者回收"的政策让很多身上没啥现金的人不敢离职。但为啥作者认为延长行权期到10年是不合理的呢?因离职的员工可以长时间不买股份,导致公司也没法回收那部分股权,如此新员工拿到的股权少,现有员工也容易面临股权稀释的问题。

你当然猜到了,本文是风投写的。他还提议多给员工股权,但行权期最好从4年延长到6至8年;还有更激进的方案:如果员工没在公司待到上市或被收购就离职了,那么员工一股也拿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