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0 第1197期

旧金山的粪便危机

相比美国其他地方,旧金山气候不错,常年住在户外完全没问题,将近1%的人口是流浪汉。现在旧金山城里走,很难有一段路是看不到粪便的,情况一年比一年糟糕了。在旧金山最好别穿露脚趾的鞋。

这是一个程序员做的旧金山大便分布图

Slack 的成长之路

2009到2013年做基于Flash的线上游戏;2013年大裁员,留下几个核心员工将内部胶水浆糊做的聊天工具改一改,然后上线Slack,从那以后就开挂了。Slack的品牌做得不错,给人很俏皮的感觉,与以往的企业软件很不一样。

从这个时间轴来看,我应该算Slack最最早的那批用户了。很早的时候在 Slack 里用 Giphy 命令,经常能刷出 pg-13 的动图。

Elon Musk 写给员工的一封信

CEO 范文。Tesla 公司里某员工恶意改代码并将数据泄露出去;很多人想弄死 Telsa,请大家保持警惕,发现同事有可疑行径的,要及时向组织汇报。

谁想弄死 Tesla?石油行业,传统汽车公司,华尔街操短线的那帮人。

从广告到付费订阅

平台若靠广告盈利,谁都不讨好:1,对用户,你得搜集用户数据,才能精准地投放广告;2,对广告商,若广告做得好,用户与广告商直接建立联系,广告商就不用再来你这里做广告了。

React Native at Airbnb

这一系列5篇博文回顾了 Airbnb 从 2016 年开始采用 React Native 开发手机 app 的经验教训。权衡利弊,踩了一堆坑后,最终决定:不再使用 RN 了,回归 native code。

不错,在使用 RN 2年多以后,能及时止损,精神可嘉。React Native 用来从 0 到 1 快速上线小 app 是挺不错的。但对于这种大型工程团队,弊大于利;React Native 仍然很不成熟,Airbnb 自己 fork 了RN源代码,自己累计弄了有50多个commit修修补补,每次merge官方RN代码都是惊心动魄的经历;开发过程中各种难以解释的 bug,很难弄清楚是自家工程师的问题,还是React Native本身的bug。

一个工程师很难精通多个平台的。开发 React Native 第三方库的人一般只照顾到一个平台,对另一个平台一知半解糊弄过去,导致使用这些第三方库的其他工程师要花很多时间精力去修修补补,确保各个平台都ok。

湾区日报的 Android app 是用 React Native 写的。功能需求比较简单,我去年4月份用周末时间写的。

100% 用React Native写,ok;100% 用原生代码写,也ok;但混合 React Native 与原生代码,再加上几十个人刚刚学会 React Native 的团队一起开发,就不是那么 ok 了。